导航分类
联系我们
文学作品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天地 > 文学作品

长篇连载历史军事题材小说《西汉开国》之八十八
来源:陕西法帮网 作者:刘杰、汤迪军

    编者的话

  律师朋友刘杰与汤迪军一起,创作了长篇历史小说《西汉开国》,已由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出版发行。可喜可贺可赞!

  该书重点记叙了大秦帝国灭亡后,群雄并起、西汉王朝建立之初的一段既腥风血雨、又充满智慧的辉煌历史。作者从这一时期到汉武帝刘彻即位70余年间众多的历史素材中,挑选精彩的篇章编著在一起,且特别记载了该时期流传的成语、名句、谚语和历史遗迹,值得一看。

  本网征得刘杰和汤迪军先生同意,自即日起连载《西汉开国》,希望对众网友有所裨益。

  该书16开,26印张,40万字,定价58元。欲购买者可与刘杰本人联系,电话18966727148。

10.jpg

  十六 出其不意,亚夫东征平叛王

  太尉周亚夫不顾梁王刘武的再三求援,也没有执行皇帝刘启下达的援救梁国的诏令,而是率部南下,直达下邑。大军进驻后,周亚夫命令部下继续深挖沟、高筑垒,坚守下邑不主动出击。下邑距吴楚联军的驻地不远,是吴楚联军运粮通道上的一个必经之处。在周亚夫的计划中,要把吴楚联军的后勤补给线彻底切断。这样用不了几天工夫,吴楚联军就会因为粮草短缺而放弃对梁国的进攻,反身进攻这里,进而攻击淮泗口,恢复他们的粮草通道,到那时梁国的危机状况自然就会解除。

  正如周亚夫所料,刘濞得知运粮通道被朝廷军队切断后坐不住了。几十万将士在前方没有粮食,根本无法作战。梁国久攻不下,已经很让他焦虑了,如今大军的后勤补给线又被切断,使整个联军处在一个十分不利的境地。刘濞原以为攻下梁国,粮草补给就会迎刃而解,再说前方不远处还有荥阳粮仓。那些朝廷粮仓完全可以满足联军的需求,但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梁国竟然如此难对付。

  摆在刘濞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一是继续加大力量攻击梁国,不惜一切代价将梁国拿下,这样粮草问题自然就解决了,而且为向西挺进还迈出了一大步;二是回过身攻击下邑,继而攻取淮泗口,恢复原有的后勤补给通道,择机再图西进。看着眼前饥肠辘辘的将士们,做出任何一种选择都是十分艰难的。唯一让刘濞感到安慰的是,联军攻打梁国时,当时驻扎在昌邑的朝廷大军没来救援。所以,他判断,选择任何一种方案,他的后面都不会遭到追击。他攻梁国,朝廷军队仍不会救援,他攻下邑,梁国也不会派兵救援。

  最后刘濞决定采用第二种方案,即攻打下邑,这是一个为了保存实力而采取的保守方案。攻打下了下邑,恢复粮道,联军就处于一种进退自如的境地。相比之下,攻取梁国的风险则要大得多,因为在他身后有一支强大的朝廷军队,他们随时都可能对联军发起攻击,到那时自己将首尾难顾。

  为了顺利攻取下邑,刘濞召集高级将领们制定出详细周密的攻击方案:先包围下邑城,派人挑战,然后他亲自坐镇城东南佯攻,由将军们率联军精锐部队从城西北攻城,争取一举拿下。

  周亚夫命令城中守军:无论叛军如何挑战都决不应战,紧闭城门,坚守不出。他在和叛军耗时间,长时间断粮,叛军哪里还有战斗力?

  围城的刘濞终于忍不住了,他担心时间长了将士因肚子饥饿无力作战。一天夜里,刘濞指挥将士从城的东南攻城。

  汉朝自文帝即位以来,注重经济发展,国内呈现出一派和平景象,没有出现过战争,所以朝廷的年轻将士都没有实战经验。尽管周亚夫在日常训练中常常从实战出发强化训练,但真正到了战场,士兵们还是感到十分紧张。联军进攻城东南的消息传来,城中的朝廷将士慌了,他们纷纷相互通告,显得心神不宁。胆大的士兵直接找到太尉帐前,他们就要不要向太尉报告争执不休。周亚夫听见了装作没听见,静静地躺在床上动也不动。太尉的沉着镇静很快产生了效应,一会儿工夫,城中的将士都恢复了平静,恐慌的情绪似乎被一阵轻风吹走,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联军在城东南攻得很猛,有将军报告给了周亚夫。周亚夫镇静地命令:将城中精锐部队全部调到城西北,做好战斗准备。众人不解,周亚夫没有解释,挥手让将军们快速调军。

  果然,联军的一支大部队从城西北面开始攻城,但城中守备坚固,联军久攻不下。联军将士因饥饿的缘故,几次攻城不下,攻击力明显减弱。周亚夫知道时机已到,派出精锐部队冲出城去追杀叛军。一时间,联军的队伍被打得落花流水,根本无法阻挡朝廷大军的攻击,将士们纷纷弃甲四处逃散。朝廷军出击的大多是骑兵,在深夜里,马蹄声伴着呐喊声在下邑城四周同时响起。联军只有招架躲避的份儿,一点反击的力量也没有,任凭朝廷将士在夜幕中挥舞着战刀左右砍杀。

  此时此刻,身处下邑城东南方的刘濞大营已经乱作一团。刘濞清楚地知道,在朝廷大军的攻势之下,联军早已溃不成军,再也无法重新组织起有效的抵抗。慌乱中,刘濞集结身边的精兵数千人扔下混乱的战场不顾,连夜向南逃跑。他的目的地是东瓯国,当初起兵时东瓯王驺摇答应跟随他一同反叛。虽然东瓯国不大而且地处偏僻,但也有军队万余人。自从高皇帝起一直到景帝,对地处东南的闽越国和东瓯国一直采用宽松的政策,没有在这两个国分封同姓王,而是让驺氏继续为王,替朝廷管理着东南这片地方。刘濞在吴国与这两个诸侯国交往频繁,相处得比较融洽。所以他起兵反叛时,东瓯王驺摇便积极地响应,但闽越王驺无诸则是坚决反对。刘濞如今被朝廷军追杀,也无处可去,只好到东瓯国寻找生路,以期待东山再起。

  周亚夫见刘濞逃跑了,就命令军队继续追击,不能让他有一丝喘息的机会。这一仗他身为太尉,一定要打出朝廷军的军威来,彻底消灭吴楚联军,同时他派邓将军回长安向皇帝汇报战况。

  邓将军是陕西城固人,从小研习兵书,善于审时度势,谋划奇计,深得周亚夫的赏识。

  身在长安的刘启对前方的战事非常关心,当邓将军求见时,他小心地向其打听说:“你从前方回来,可知道朝廷处死了晁错,吴楚联军可已退兵?”

  邓将军详细地将前方的战况向刘启做了汇报,然后沉重地说道:“吴王为反叛朝廷已经准备几十年了,他痛恨朝廷削地的措施,假借‘清君侧,诛晁错’为名,挑起各诸侯王对朝廷的怨恨,其用意根本不在诛杀晁错,而是要反叛朝廷。臣担心因为诛杀了晁错而使天下有识之士不再愿意向朝廷提建议,有什么想法也不敢再说了。”

  刘启问:“为什么?”

  邓将军回答:“晁错发觉诸侯国日益强大,担心对他们的管理失控,所以请求朝廷削他们的土地归入朝廷,这是保证朝廷对诸侯国的有效控制和管理的最好办法,这样做关系到大汉王朝千秋万代的基业啊。可是削藩的计划刚刚开始,晁错就被诛杀了,这无疑对内封住了忠臣们的口,对外却替诸侯们报了仇。臣以为陛下这种做法是草率的,不足取的。”

  刘启听完邓将军的话,内心受到很大震动。当时他把诸侯王反叛的罪过全部归咎于晁错,的确缺乏理性,致使自己尊敬的老师一家男女老少全被诛杀。是无奈、是无能,还是轻率,刘启在责备自己。他沉默了很长时间,对邓将军说:“邓公说得对,杀掉晁错后,我也在恨自己!”

  此后,刘启提拔邓将军为城阳中尉,算是对邓将军的一种信任和褒奖,也是对错杀晁错的一种内疚和忏悔。

  正当吴楚联军攻打梁国国都睢阳时,东部随吴国一同起兵反叛的胶西、胶东和淄川三国的军队正在攻打齐国都城临淄。

  齐王刘将闾起初也答应和吴王一同起兵,但当齐地的各诸侯王发兵时,发现济北王刘志不参与了,而且坚守城池不派一兵一卒,他的心中也对反叛朝廷的做法产生了怀疑。后来他打听到济北王被大臣软禁起来了,众臣一致反对他参与吴楚两国发起的反叛行动,刘将闾的信心也就动摇了。齐地的几个诸侯王都是亲兄弟,是高帝刘邦的亲孙子,联合起来反抗朝廷在刘将闾看来是大逆不道的。于是他对外宣布不参与反叛行动,坚决拥护朝廷,同时还加强了临淄城的防卫。

  其他三个诸侯王见齐国临阵变卦了,就商议先把齐国灭掉再说。一旦反叛成动,齐国就成了他们可以瓜分的一块肥肉。

  齐王见三王率军进攻,只好紧闭城门,坚守城池。任凭城外的诸侯联军如何挑衅,决不出城应战。联军尽管费尽全力攻城,但成效甚微,只是把临淄城围了个水泄不通。

  城中的齐王刘将闾着急了,他让中大夫路卬化装成普通百姓设法混出城去,到长安向皇帝刘启请求救援,同时他又准备派使者出城与联军密谈投降。他担心等朝廷大军赶到,临淄就被攻下了,到那时全城百姓、齐国大小官员和自己的一家老小都将难逃厄运。众臣听说后,一致劝齐王不要与叛军和谈,坚守临淄等待朝廷大军救援。

  路卬赶到长安后求见皇帝,他如实地将齐国的困境向刘启做了详细汇报。刘启告诉他:“你马上回去告诉齐王,一定要坚守临淄,太尉已经率军队打败了吴楚叛军,朝廷大军很快就要到达齐国了。”路卬听到皇帝的旨令,稍作休整即返回齐国。

  可是路卬回去却不如出来时那么顺利,他还没到临淄城下就被联军的岗哨抓住,然后被押到联军将领的帐中。联军将领查明路卬的身份后,就要他与三国联军结盟,出谋攻下临淄。他们让路卬到临淄城下向城中喊话,就说朝廷的军队已被吴楚联军打败了,让齐王赶快率众向围城的三国联军投降。如果不投降,等三国联军把城攻下来,全城百姓一个也别想活。

  在这种危急情况下,路卬没有办法,只好答应。

  路卬在众将领的簇拥下来到了临淄城外,他大声地对城上的齐王喊道:“太尉周亚夫已率兵打败了吴楚叛军,朝廷大军正赶来救齐,齐王一定要坚持住,不能投降。”

  话音刚落,叛军从身后面一阵乱刀将路卬砍死,他倒在了血泊之中。但他洪亮的声音,城上的刘将闾和守城的将士都听到了,城下的联军将士也听到了,他用生命证明了自己对大汉王朝的忠诚。路卬死后没几天工夫,老将军栾布和平阳侯曹奇就率领朝廷大军赶到,打败了围城的三国军队,解除了被包围三个月之久的临淄城。

  临淄被救,全城欢腾,此刻唯独齐王刘将闾高兴不起来。他想到当初自己同意参与叛乱的做法和被三国围城时计划弃城投降的想法,觉得自己无颜面对朝廷,无法为自己洗脱罪责。如今朝廷派军队解救了临淄全城百姓,自己的使命似乎也就完成了,他找到一个僻静处服毒自杀了。

  被朝廷军打败的胶西、胶东和淄川三国军队丢盔弃甲,纷纷逃回自己的封地,都无心再战。

  心灰意冷的胶西王刘卬回到封地后,衣冠不整,光着双脚坐在草席上。他对自己的一时冲动十分懊悔,想到自己的行为对不起朝廷,对不起太后,就面朝西向太后请罪。刘卬的儿子刘德见到他这般狼狈,就对父亲说:“朝廷军队长途跋涉到这里打仗,将士们一定都十分疲惫了,我们可以组织力量突袭,击败他们,即使袭击不能成功,我们再逃到海岛去躲藏也不晚。”

  刘卬看着儿子摆摆手说:“我们的军队已经十分残破,根本无法作战了,你还是安生地待着吧。”

  胜利的捷报传到长安,刘启听后非常兴奋。他亲自颁布诏令给全军将士:“我听说行善之人,上天会用福禄来报答;作恶之人,上天会用灾祸来偿还。当年高皇帝亲自表彰功德,建立诸侯国,正是为了让他们奉祀先皇的宗庙,成为汉朝的藩国,恩德与天地相匹,光明与日月同辉。吴王刘濞背叛恩德,违反道义,收容天下逃亡的罪人,扰乱天下的币制,假装有病二十多年不入京朝见。朝廷大臣多次呈请追究他的罪行,但文帝仁慈宽恕了他,希望他能自行改过,多做善事。可他竟然联络楚王刘戊、赵王刘遂、胶西王刘卬、济南王刘辟光、淄川王刘贤和胶东王刘雄渠结盟叛乱。他们滥杀无辜、残害百姓、挖掘坟墓、烧毁宗庙,我听后非常痛心。将军们应该鼓励士兵们追歼反贼,多杀叛军,所俘虏的官员只要俸薪超过了三百石的一律处死,有违背本诏令者一律腰斩!”

  汉景帝刘启发狠了,这一次他要把这批叛军一举消灭,一场诛杀反叛朝廷同姓王的大火在全国烧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