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分类
联系我们
文学作品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天地 > 文学作品

长篇连载历史军事题材小说《西汉开国》之八十九
来源:陕西法帮网 作者:刘杰、汤迪军

    编者的话

  律师朋友刘杰与汤迪军一起,创作了长篇历史小说《西汉开国》,已由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出版发行。可喜可贺可赞!

  该书重点记叙了大秦帝国灭亡后,群雄并起、西汉王朝建立之初的一段既腥风血雨、又充满智慧的辉煌历史。作者从这一时期到汉武帝刘彻即位70余年间众多的历史素材中,挑选精彩的篇章编著在一起,且特别记载了该时期流传的成语、名句、谚语和历史遗迹,值得一看。

  本网征得刘杰和汤迪军先生同意,自即日起连载《西汉开国》,希望对众网友有所裨益。

  该书16开,26印张,40万字,定价58元。欲购买者可与刘杰本人联系,电话18966727148。

10.jpg

  十七 平定叛国,王朝重新享太平

  刘濞率残部渡过淮河直接跑到东瓯国的丹徒(今江苏省丹徒县)才停了下来,他认为东瓯国是安全的。来到这里,既可以躲避朝廷军的追杀,还可以收拾散乱的逃兵,对部队进行休整,重新振奋军队的士气。

  刘濞没有想到,在吴楚联军与朝廷军队对抗时,朝廷已派人出使了东瓯,还用重金收买东瓯王驺摇,要求东瓯国不参与七王反叛,驺摇答应了。当初他从前方传来的消息中已判断出吴王必败,此时朝廷派人送来重金厚礼,更是说明吴楚反叛行动大势已去。在这一时刻,服从朝廷是一种明智的选择。

  驺摇不但口头上答应了,还要在行动上有积极主动的表现,否则他感觉无法表达他对朝廷的一颗忠心,也无法洗清东瓯国先前答应参与吴楚叛乱的罪责。说白了,他要戴罪立功。

  果然,前方传来吴楚联军战败的消息,很快又传来吴王刘濞带残部朝东瓯国方向逃来的消息。驺摇也意识到,为朝廷立功的机会到了。他进行了认真的部署,只等刘濞到来。

  当刘濞率残部到达丹徒后,驺摇便热情接待了他。稳住刘濞之后,驺摇将东瓯的军队在丹徒集合起来,请他去慰问犒劳,刘濞便爽快地答应了。一路狼狈的逃窜,他此刻在东瓯国好像又重新找回了当王的感觉。刘濞兴冲冲地赶到东瓯军营,但还没顾上说话,就被早已埋伏在四周的东瓯士兵用矛戟刺死了。刘濞的死,宣告了七国叛乱的终结,从吴楚起兵到刘濞被刺身亡,仅仅只有三个多月的时间。

  驺摇让人把刘濞的头割下来,派专人快速送到长安向皇帝报捷,也在为他自己请功。

  吴楚联军被朝廷军打败后,楚王刘戊见大势已去,在逃跑中自杀而亡。刘濞的两个儿子刘子华、刘子驹也逃到闽越国去了。

  太尉周亚夫在接到皇帝的诏令后,立即派将军韩颓当率领一支军队前去齐地增援平叛。赶到胶西时,韩颓当命令军队就地扎营,手书一封信派人送给胶西王刘卬。信中说:“我奉皇帝诏令诛杀不义的人,投降的,赦免他的罪过,恢复原有的官职;不投降的,坚决消灭他。你准备选择哪条路?我等你的回话。”

  刘卬接到信函,惊恐不已。在反叛的这几个诸侯王中,他是叫嚣最凶的一个人。当初吴王刘濞首先找到他,让他一起参与反叛。刘卬知道自己罪恶深重,无法解脱,眼看着如今回天乏术,只有伏法认罪。他光着上身,来到军营前,磕着头请求韩将军接见。

  韩颓当手执指挥作战时用的金鼓,坐在帐中见刘卬。刘卬一边磕头一边说:“我刘卬不守道义,惊扰了百姓。劳烦将军远道而来,我请求处以剁成肉酱的处罚。”

  韩颓当说:“今日相见,我很想知道你当初发兵的原因。”

  刘卬一边磕头,一边跪着向前走,伏在韩颓当的面前说:“御史大夫晁错仗着皇帝对他的信任,谗言皇帝更变法令,侵夺各诸侯王的封地。众诸侯王都认为他违背道义,扰乱天下,担心他继续这样做下去,必然引起各诸侯国对朝廷的不满,引发天下动乱。我们七国联合发兵就是要诛杀晁错,为朝廷除害。”

  韩颓当望着伏在地上的刘卬,冷冷地笑着说:“晁错有罪,你们应当奏请皇帝治罪,为何擅自发兵?你们接到皇帝的诏令和调兵虎符了吗?依我看,你们起兵并不只为杀死晁错,而是另有意图吧?”

  刘卬听完韩颓当的话,心一下子凉了。他知道事已至此,即使他现在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况且再说下去也无法洗清自己的罪责。他看了一眼正用双目盯着他的韩颓当,喃喃地说:“我刘卬死有余辜。”说完拔剑自杀。

  韩颓当是当年叱咤战场、威震天下的名将韩王信的儿子,从小见惯了战场上的腥风血雨。当年父亲不得已投靠匈奴后,他随父亲生活在异国他乡。文帝执政时,他率部投到大汉朝廷,为汉王朝建功立业。文帝仁慈,不计前嫌,根据他的才能和功劳,封他为弓高侯。此次他率军到齐地,就是奉皇帝和太尉的旨令,平定齐地四国。刘卬自杀身亡后,他的母亲、儿子也都相继自杀。胶东王刘雄渠、淄川王刘贤、济南王刘辟光闻讯也纷纷自尽,齐地四国平叛顺利结束。

  赵王刘遂负隅顽抗,他仗着都城邯郸城防坚固,坚持守城,不向朝廷投降。将军郦寄曾经多次指挥队伍攻城,一直攻不下来,双方相持竟达七个月之久。后来老将军栾布率兵增援,在详细观察了邯郸城四周的地势后,决定将邯郸城南部的漳河决口,水淹邯郸城。这一招即刻见效,大水刚刚进城,赵王刘遂便在他的宫中自杀了。他已感觉到末日到来,再抵抗下去毫无意义,况且大水淹城,全城百姓都将遭难。

  刚刚起事时,刘遂曾经秘密派人与匈奴联系,希望匈奴人在关键的时候帮忙。汉朝内乱,匈奴人自然高兴,坐收渔利的事情他们十分乐意。所以七国联合发兵时,匈奴就将大批军队调到汉朝边境,等待时机。如今朝廷军已将几个叛王消灭,又见赵王刘遂自杀,便不敢贸然入侵,只好从边境撤军了。

  一场惊动王朝半壁江山的七国之乱,经过了几个月时间渐渐平息了下来。平叛的成功,标志着大汉江山得到进一步的巩固,也标志着一个安宁和顺的经济发展时代将得以顺利延续。

  平息了七国之乱,景帝刘启总算松了一口气。他在长安举办隆重欢迎仪式,迎接凯旋的将士们。当然,光迎接是不够的,他还要封赏那些战功显赫的将军们。

  首功无疑是以中尉身份代行太尉官职的朝廷大将军周亚夫,一段时间以来,天下太平,朝廷没有设置太尉一职。如今刘启诏令朝廷重新设置太尉,周亚夫理所当然地担任了这一重要职务。

  刘启又封率军在荥阳坐镇的大将军窦婴为魏其侯。窦婴虽然没有直接参战,但他所处的位置相当重要。他率领的朝廷军队随时可以增援齐、赵两地平叛的朝廷军,还可以阻挡叛军西进。再则,窦婴是窦太后的堂兄弟的儿子,为人贤能,深得景帝的信任。

  周亚夫手下的一员将领李广也得到了提拔。李广的祖上是秦时名将李信,他从小就练习射箭之术,武艺高强。文帝在位时,匈奴大举进犯,李广以良家子弟的身份参加抗击匈奴的战斗。由于他善于骑射,斩杀敌人很多,被文帝任命为汉中郎。李广骑射技能娴熟,经常侍卫文帝出行,每遇险要关头,总是冲锋陷阵,顽强拼搏。文帝赞赏他的勇气和技能,也不无遗憾地说:“你没有生在好的时代,如果你生逢在高帝打天下的时代,封个万户侯也都不成问题。”这次,刘启表彰他的功绩,任命他为上郡(今陕西省延安、榆林一带)的太守,为朝廷守卫边疆。

  平定七国叛乱后,原参与叛乱的诸侯王大部分死去,刘启又任命一批新的刘家子弟担任这些诸侯国的国王:

  封楚王的儿子平陆侯刘礼为楚王;

  立儿子刘端为胶西王;

  立儿子刘胜为中山王;

  济北王刘志在这次七国叛乱中,因被大臣们劝阻并软禁在城中,没有发兵叛乱。所以刘启没有追究他的罪责,只是给他换了个地方,从济北王迁徙为淄川王。

  又将儿子淮阳王刘余迁任为鲁王,汝南王刘非迁任为江都王。

  齐国在这次七国叛乱中,虽然受到叛军三个月的围攻,损失很大,但齐王的做法还是不能让刘启满意。齐国开始抵御叛军,后来齐王因迫于压力想投降,计划私下里与叛军联系,刘启知道后很不高兴。好在齐国最终还是没有向叛军投降,并吸引了各地叛军的主力,让其不能西进。为此刘启没有追究齐国的罪责,任命齐王的儿子刘寿为齐王。

  这次为抵抗七国叛军西进立功最大的要数梁国了,一时间梁王刘武名噪天下,好像成了大汉王朝的拯救者。以前,刘武仗着母亲窦太后对他的关爱和当皇帝的哥哥刘启对他的谦让就十分张扬,如今自己成了朝廷的一大功臣,则更显得气势不凡起来。起初刘武被封为淮阳王,十年后,弟弟梁王刘楫去世,文帝在贾谊的建议下改封刘武为梁王,这一待就是二十几年。窦太后喜欢刘武,时常赏赐给他大量的财物,刘武以巨额财力修筑方圆三百里的东苑,扩建国都睢阳城,方圆达七十里。他在梁国大兴土木,兴建宫室,营造阁道,在城里建造了长达三十里的阁道。刘启也很喜欢这个弟弟,赐给他天子出行的专用旌旗。刘武每次外出,有上千辆车骑随行,浩浩荡荡,蔚为壮观。闲时,刘武带人在东西各地驰骋围猎,盛况不亚于天子。自从在平叛中为朝廷立下大功后,刘武越发张扬和骄横了。他四处招揽和宴请天下豪杰壮士及游说之士,用重金赏赐这些人,把他们视为梁国的重要宾客。此外刘武还下令在国内大量制造兵器,弓弩、矛戈等兵器数量累计达到几十万件。

  对弟弟刘武的这种表现,刘启并不在意。他一如既往地用高规格款待到长安朝见的刘武,任由他的喜好,让他在京城长时间逗留。按照礼仪,诸侯王到长安朝见皇帝,整个活动只需二十天时间,朝见活动结束,诸侯王均应离京返回封地。可梁王刘武却从不遵守礼仪,每次进京朝见,少则住两三个月,多则住半年之久。窦太后对这个儿子更是疼爱有加,每次刘武到长安,总是一再挽留,不让他返回封国。

  汉景帝四年(前153),汉景帝刘启在大臣的请奏下册立太子。太子名叫刘荣,是刘启与栗姬所生。刘启指派魏其侯窦婴担任太子太傅,教育培养太子。

  这一年,刘启封他与王姬所生的儿子刘彻为胶东王,这少年就是在中国历史上留下光辉业绩的一代雄主——汉武帝。

  平定七国叛乱,是汉景帝刘启继位以来遇到的第一个重大事件。由于朝廷众臣齐心合力,加之太尉周亚夫指挥得当,以及梁国等各诸侯国奋力抵抗,才让汉王朝免遭一次大的劫难。在这场劫难面前,刘启展现出一位帝王的风采。他虽然没有亲自出征,但他能在危难时刻,倾听众臣意见,合理调配战力,英明指挥部署及选派优秀将领,所有这一切正反映出了刘启不凡的统帅才能。

  平定七国叛乱的胜利,打击了那批自视甚高、拥有财力和军力的诸侯王的气焰,使那些诸侯王觊觎皇位的野心大大收敛,同时也封杀了一大批游荡的谋士鼓噪诸侯王背叛朝廷独自立国的荒谬言论,为大汉王朝平稳发展扫清了障碍。

  国内的平稳局面对朝廷和百姓来说都是十分企盼的,大汉王朝需要一个休养的时期。但来自北方的威胁依然存在,虽然从高帝开始,一直对北方匈奴采用和亲的政策。可是在和亲时期,匈奴仍屡次侵扰帝国边境,抢掠边民的牲畜和财产,扰乱他们生产和生活的正常秩序,给边民带来灾难。这一点,也是刘启最感头痛和焦虑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