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分类
联系我们
文学作品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天地 > 文学作品

长篇连载历史军事题材小说《西汉开国》之八十四
来源:陕西法帮网 作者:刘杰、汤迪军

    编者的话

  律师朋友刘杰与汤迪军一起,创作了长篇历史小说《西汉开国》,已由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出版发行。可喜可贺可赞!

  该书重点记叙了大秦帝国灭亡后,群雄并起、西汉王朝建立之初的一段既腥风血雨、又充满智慧的辉煌历史。作者从这一时期到汉武帝刘彻即位70余年间众多的历史素材中,挑选精彩的篇章编著在一起,且特别记载了该时期流传的成语、名句、谚语和历史遗迹,值得一看。

  本网征得刘杰和汤迪军先生同意,自即日起连载《西汉开国》,希望对众网友有所裨益。

  该书16开,26印张,40万字,定价58元。欲购买者可与刘杰本人联系,电话18966727148。

10.jpg

  十二 文帝去世,刘启登基续大业

  汉文帝二十三年(前157)六月,大汉王朝第三任皇帝刘恒走完了自己短暂的人生,病逝于长安未央宫,年仅四十七岁。

  刘恒即位二十三年,继续采取与民休养生息的大政方针,注重农业生产,促进了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确保了国内政治稳定,百姓安居乐业。他在年轻时就专心研究老子的《道德经》,受到“黄老”思想的深刻影响。执政后,他又把这一思想贯彻落实到国家治理上。刘恒一生低调做人,生活简朴,在他执政的二十三年期间,没有扩建宫殿、苑圃,连皇家的服饰、用具和马狗等也几乎没有增加,他的心里一直放在发展经济和减轻百姓赋税上。有一次,刘恒想建一座露台,用来登高远望,他召来工匠们做了个预算,当得知建这座露台需要一百斤黄金时,刘恒叹口气对工匠说:“百斤黄金相当于中等收入家庭十户人家的财产,我看还是算了吧。”皇帝在位时,按惯例生前要为自己建造好陵墓。刘恒在为自己建造霸陵时指示属下:“陵内所置饰品均为瓦器,不得以金银铜锡为饰。”

  刘恒在位初期,不仅禁止扩建宫室苑圃,就连平日里生活也十分俭朴,他自己的服饰大都是普通布料制作的,鲜有绫罗绸缎。对后宫的家眷和宫女们,也要求她们衣服不要拖着地,窗帘帐子一律不得绣花。他从自身做起,在全国提倡艰苦朴素,也为全国的官员和百姓做出了表率。

  司马迁在《史记·孝文本纪》中赞扬汉文帝刘恒“专务以德化民,是以海内殷富,兴于礼义”。

  刘恒不仅在生前为国为民操劳,在死后也不愿打扰百姓。他在遗诏中回顾了自己二十三年的执政经历,深感自己还有许多事情未做好,有愧于天下百姓,不能因为自己的去世再给百姓增加负担。他说:“因为举行隆重的葬礼,陪葬大量的金银器皿而会使家业破败;族人披麻戴孝,长年守灵的方法是不足取的。自己生前,有许多事情还没有做好,没有使天下百姓生活得更好,心中已有愧疚,如今死了,又烦劳百姓为我服丧,更让我感到不仁德了。”

  对于死,刘恒很坦然,他在遗诏中说:“天下万物之萌生,没有不死的。死是天地之理,物之自然的现象,没有什么可悲哀的。”

  “治大国,若烹小鲜。”这是老子在《道德经》里提出的治国理念。但在现实生活中,又有几位君王能真正理解其中的内涵呢?秦始皇聚集秦国多年积累下来的人力和财力,一鼓作气平定六国,统一了天下,彰显出一代雄主的豪情壮志。但在治理国家上,急功近利,急于求成,使得百姓怨声载道,天下无法安宁。在死后仅仅三年时间里,经过他精心建造的帝国大厦便轰然倒塌,为后人留下无限的议论空间。刘恒执政后,深刻吸取秦王朝快速消亡的惨痛教训,极力推行“黄老”的“清静无为”和“无为而治”的治国方针,不扰害百姓,不朝令夕改,不用主观意志去左右国家政治生活。使广大百姓安心生产,国泰民安,几乎达到了“民忘于治,若鱼忘于水”的境地。

  对外,为了避免战争给百姓带来灾难,刘恒对匈奴一直采取和亲的政策。即使匈奴数次背约入侵边境,他也只是派兵抗击并不深入匈奴领土,唯恐给两国的百姓造成太大的损失。为了安抚南越王赵佗,刘恒命人修复赵佗在赵国的祖坟和祖产,感化赵佗,使他心悦诚服地归顺大汉王朝。对内,在处理淮阳王刘长和吴王刘濞的事情上,刘恒以“仁”相待,化解矛盾,不愿去激化矛盾引发内战。即使对袁盎等大臣关于抑制诸侯的建议,刘恒也能以宽容的态度应对之,安抚众臣,不激起众诸侯王的反感和抱怨。

  刘恒的一生虽然短暂,但他对刚刚建立不久的大汉王朝精心呵护,用心理政,为王朝的稳定和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尽管在他身后还有许多困难,还有许多隐患,但大汉王朝的基石已经非常稳固了。

  刘恒死后安葬在霸陵,这可能是一座历代帝王中最简朴的陵墓。群臣顿首上尊号“孝文皇帝”。

  同年太子刘启登基继皇帝位,史称汉景帝。

  刘启是刘恒的第四个儿子,刘恒在代国时与前王后共生有三个男孩,后来刘恒宠爱窦氏,又生了一个男孩,就是刘启。刘启出生不久,刘恒的前王后就有病去世了,在不长的时间里,那三个孩子也相继夭折,刘启成了刘恒的长子。所以刘恒继位后定立太子,刘启自然就成了首选。

  刘启当太子时,年仅八岁,正是学习知识的年龄段。刘恒为他选派了有才学、有见识的学者辅佐他、教导他,使得刘启从小就受到了良好的教育。但刘启的性情与他父亲不同,父亲做事小心谨慎,严以律己;刘启性格中则有急躁、冲动的成分。当年与吴王刘濞的儿子刘贤下棋争吵,就举起棋盘砸向对方,致使对方倒地身亡。幸亏刘恒一再忍让,才使这场风波平息下来。至于吴王的丧子之痛,也不可能像风吹落叶一般无影无踪,由痛苦转化成的仇恨,同样也深深埋在其心底。

  刘启继位时已经三十一岁,从年龄上讲,已经到了十分成熟的阶段了。他从小接受了良好的教育,耳濡目染父亲的执政过程和思想,看到了对诸多复杂事件的处理过程,时常可以聆听到父亲的谆谆教导,以及父亲身为一国之主却率先垂范的优秀品格。所以刘启继续沿用父亲的治国理念,保持国家稳定发展。

  刘启登基后,也像其他帝王一样,大赦天下,减轻税负,为去世的父皇设立宗庙。匈奴人趁汉王朝国丧之际,又派兵入侵代国,抢夺财物。刘启仍然采用和亲的方法,派出使节与其和谈。匈奴人又同以往一样满载而归,退出边境。

  自古以来,一朝天子一朝臣,刘启也不例外。登基后,他把原太子府内的一批人提拔到朝廷的重要部门任职,因为这批人是他信得过的,是需要他们为自己以后的治国发挥重要作用的。晁错因曾经当过刘启的老师,又备受他的信任,理所当然地得到晋升,职位是内史,负责管理长安都城里的大小事务。

  当时的丞相依然是前朝老臣申屠嘉,太尉空缺,暂由丞相代理,御史大夫是陶青。

  窦婴是窦太后一位堂兄的儿子,他为人豪爽,喜欢与人交往。在汉文帝刘恒执政时期,曾经担任过吴国的丞相,景帝刘启即位后,被任命为詹事。窦婴由于和窦太后有这么一层亲戚关系,所以在皇宫里也比较自由。有一次,梁王刘武入朝觐见刘启时,刘启宴请刘武,当时窦太后、窦婴也在座。席间刘启趁着酒兴对刘武说:“我死了以后把皇位传给你。”刘武和刘启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窦太后最疼爱自己这个小儿子,听刘启这么说,她也十分高兴。可在这时,窦婴却端起了一杯酒对刘启说:“陛下,天下是高皇帝开创的天下,帝位应该父子相传,这是朝廷的制度,陛下凭什么要擅自把皇位传给梁王?”刘启听了,也觉得自己酒后失言,连忙摆摆手示意窦婴坐下。窦太后一听很生气,她白了窦婴一眼,转身走了。

  窦婴知道自己得罪了窦太后,借口自己在朝廷担任的詹事官职太低辞职回家了。窦太后正想收拾窦婴,见到他辞职,就顺势把他从进出宫门的名册中删除,也不准他参加朝廷春、秋两季的朝会。

  晁错在刘启继位后得到重用,信心倍增,当初在文帝刘恒执政时期心中的压抑情绪终于有机会得以释放。在他的心目中,削藩依旧是国家面临的一件大事。随着国内经济的稳步发展,各诸侯王的经济实力也在日益壮大。等到这些诸侯王串通一气,联合对抗朝廷时,将会对国家的安危构成巨大的威胁,“养虎为患”这个比喻对当下的朝廷政局是再贴切不过了。只有想办法削弱他们的实力,才能保证大汉王朝长治久安。

  晁错担任内史后,有更多的机会接近皇帝,耿直的性格注定了他心中藏不住事情。有什么新的想法,他常常请求刘启与他单独谈话。刘启对这位老师还是很尊重的,对他提出的建议也基本上做到了言听计从,在其他人眼里,晁错的的确确成了皇帝的宠臣。但晁错的致命处在于他不太注重处理好与大臣们的关系,对任何人都不客气。结果导致刚回朝廷任职不久的袁盎因为看不惯他的做派,辞官回家休养了。丞相申屠嘉也看不惯他,总想找个机会把他搞掉,拔去这个眼中钉。

  晁错所就职的内史府建在太上庙围墙里的空地上,由于太上庙大门开在东边,晁错到宫里办事进出很不方便,于是就派人在围墙的南面开了两扇门。申屠嘉听到了这个消息后,感到收拾晁错的时机到了,他立即进宫求见皇帝说:“晁错私自开凿太上庙的南墙,这是对高皇帝最大的不敬,罪该处死!”刘启听说后也很生气。

  宫中有人将此事告诉给晁错,他连夜请求皇帝召见,当面向刘启说明了情况,刘启没有责怪他。

  第二天朝会上,申屠嘉当着所有文武大臣的面奏请皇上,说晁错擅自凿开太上庙南墙设门,触犯朝廷律令,罪该处死,应即刻交廷尉拘捕查办。申屠嘉原本以为皇帝会大怒,同时也引起群臣众怒,没想到刘启听完后,轻描淡写地说道:“他开凿的门不是庙墙,只不过是外墙罢了,没有触犯朝廷的律令,无须将他交廷尉处置。”

  听皇帝这么说,申屠嘉一时无言以对。退朝后他越想越气,回到丞相府,对府内的长史说:“我当时应该先杀了这小子再去向皇帝汇报,没想到又让他钻了空子,提前向皇帝说了,这样一来反倒把我出卖了,真是大错特错啊!”

  申屠嘉年纪大了,身体不好。本来想整倒晁错,没想到反让自己在众大臣面前丢了人,一气之下病倒了,不久就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