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分类
联系我们
文学作品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天地 > 文学作品

长篇连载历史军事题材小说《西汉开国》之八十六
来源:陕西法帮网 作者:刘杰、汤迪军

    编者的话

  律师朋友刘杰与汤迪军一起,创作了长篇历史小说《西汉开国》,已由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出版发行。可喜可贺可赞!

  该书重点记叙了大秦帝国灭亡后,群雄并起、西汉王朝建立之初的一段既腥风血雨、又充满智慧的辉煌历史。作者从这一时期到汉武帝刘彻即位70余年间众多的历史素材中,挑选精彩的篇章编著在一起,且特别记载了该时期流传的成语、名句、谚语和历史遗迹,值得一看。

  本网征得刘杰和汤迪军先生同意,自即日起连载《西汉开国》,希望对众网友有所裨益。

  该书16开,26印张,40万字,定价58元。欲购买者可与刘杰本人联系,电话18966727148。

10.jpg

  十四 七国反叛,袁盎献计杀晁错

  晁错一时间春风得意,在削掉赵国河间郡和胶西国六个县以后,他这次直接把矛头对准了吴国。晁错奏请皇上批准削掉吴国的会稽、豫章两郡收归朝廷。刘启批准同意,立即派人将文书送到吴国。

  吴王刘濞也没有闲着,他在与胶西王订立盟约后,就积极筹备联盟西进的计划。他知道,朝廷很快会对吴国下手。果然不出所料,朝廷送达削掉吴国会稽、豫章两郡文书的使臣很快就抵达吴国。刘濞接到文书,气得坐立不安。会稽是吴国的粮仓,豫章是吴国的铜矿,也可以说是个银库。削掉这两个郡,实际上是把吴国的生活和生产资源夺走了,吴国的经济实力会因为失去这两个郡而大打折扣。一不做二不休,他扣下朝廷使臣,对外宣布起兵造反!

  胶西王刘卬的动作也不小,自从和吴国订立盟约后,他便下令把朝廷派往胶西的、食禄在二千石以下的官吏全部杀掉。胶西王这样做了,胶东王、淄川王、济南王、楚王和赵王等也都仿效刘卬的样子,杀掉朝廷派驻的官吏,响应刘卬的号令,一起发兵。

  济北王在郎中令的劝阻和强制看管下,借口国内城墙尚未完工,无法参与行动,没有派兵。

  北方的赵王刘遂积极响应,不仅组织军队参与行动,还派密使到匈奴去搬救兵。

  吴王刘濞自然是一马当先,他在国内进行征兵动员时信誓旦旦地说:“我已经六十二岁了,将亲自担任统帅,我小儿子今年十四岁,也将随我出征。国内凡年龄大的与我一样,小的与我儿子同龄的,全部随我出征。”共征集到兵力二十万人,不仅如此,他还派使臣出使闽越、东瓯国说服他们参加。

  一时间,大汉王朝的东北部、东部和东南部都纷纷起兵,七国反叛,王朝又将面临着一场大的动荡。

  刘启即位仅仅三年时间,就遇到了这种事,着实让他慌了神,一时也不知道如何应对。有大臣上书,先派人搞清楚叛军的动向和实力是当务之急。很快消息传来:吴王刘濞在吴国国都广陵(今江苏省扬州市)起兵,西渡淮河与楚军会合再一起计划西进;胶西王刘卬联合胶东王、淄川王和济南王的军队正在围攻齐国临淄城。齐王和齐国文武大臣坚决不参与叛军行动,誓死不与朝廷为敌。齐国的做法引起胶西王的不满,为了扫清西进的道路,必须首先消除临淄这个隐患。赵王刘遂在邯郸起兵,准备西进。

  叛军的动向搞清楚了,刘启马上召见周亚夫,让其代行太尉一职,统领全军。刘启在刘恒临终时曾听父亲说过,周亚夫是一位难得的军事人才,可以放心地任用。为此,刘恒在临终时还把周亚夫从中尉一职提升到车骑将军的职位上。

  这时,前方传来刘濞发出的反叛文书。他在文书中说:“吴王刘濞恭敬地问候胶西王、胶东王、淄川王、济南王、赵王、楚王、淮南王、衡山王、庐江王及已故长沙王的王子们,希望你们赐教于我。如今朝廷出现了奸臣,他对天下没有立下任何功劳,却要来侵夺我们诸侯国的土地,派法吏弹劾、囚禁和审讯诸侯王,以侮辱诸侯为能事。他不用诸侯王的礼仪来对待高帝的骨肉至亲,抛弃先帝分封的功臣,推荐任用坏人,惑乱天下,就是想要危害国家。皇帝刚刚即位又体弱多病,神志不清,不能明察政情。我要起兵诛杀奸臣,敬听你们的指教。我们吴国虽然很小,但领地纵横三千里,人口尽管不多,但精兵可以征集到五十万,我一直和南越友好,他们听到我要起兵后毫不推托地派军队归顺于我,仅南越就可征集军队三十万之多。我虽然没有什么才能,但愿意追随各诸侯王。南越和长沙接壤,他们可以和长沙王的王子们一起率兵平定长沙以北,继而进攻蜀郡和汉中郡,东越王、楚王和淮南王也愿意和我一起率兵西进。在齐地,各诸侯王与赵王一起平定河间、河内,然后派一部进攻临晋关,派一部与我在洛阳会合。燕王、赵王本来就与匈奴订有同盟,燕王在北方平定代郡、云中郡后,可以联合匈奴兵攻取萧关,直奔长安,匡扶天子。楚王的儿子和淮南三王十几年前就有这个想法,他们对奸臣恨之入骨,很早就想采取行动了。我因为没有和各位联系,所以没有行动。现在我们要一起行动,将大汉王朝保存并延续下去。拯救弱小,讨伐强暴,才能安定我们刘家的天下,这是国家所需要的。我国尽管贫穷,但我省吃俭用、积蓄金钱、修造兵器和屯聚粮草,如此夜以继日地准备了三十多年,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今日,希望诸王能很好地利用这个条件,一起努力吧!我保证,能杀死、俘虏大将军的,赏赐黄金五千斤,封给食邑一万户;杀死、俘虏将军的,赏赐黄金三千斤,封给食邑五千户;杀死、俘虏副将的,赏赐黄金两千斤,封给食邑两千户;杀死、俘虏食俸二千石级官吏的,赏赐黄金一千斤,封给食邑一千户;杀死、俘虏食俸一千石级官吏的,赏赐黄金五百斤,封给食邑五百户,以上有功人员都可以封为列侯。那些带着军队或城池来投降我们的,凡带士兵上万人、城中人口一万户,按照赏赐杀死、俘虏大将军的标准奖励;带士兵五千人、城中人口五千户的,按照俘获将军的标准赏赐;带士兵三千人、城中人口三千户的,按照俘获副将的标准赏赐;带士兵一千人、城中人口一千户的,按照俘获二千石官吏的标准赏赐。那些小官吏有主动投降的,也依照职位差别受到分封和赏金,其他封爵赏金都在原有标准上加倍。那些原来有爵位和食邑的,将会按功劳大小如数增加,不会维持原状。望各诸侯王明确地向将士们宣布,我的金钱到处都有,各位尽可放心。我储备的钱很充足,你们日夜花费也花不完。遇到需要赏赐的人,你们只管告诉我,我将亲自前往当面奖赏他,恭敬地请大家闻知。”

  看见刘濞的反叛文书,刘启气就不打一处来。这个刘濞打着帮助朝廷清除奸臣的名义,实际上是要篡夺现在天子的皇位。他在文书中的言行,竟然把自己摆在了天子的位置上。刘启急令太尉周亚夫调兵遣将,发兵征讨判军。他抽调三十六位将军划归周亚夫亲自统领,率兵进攻吴楚联军。又把赋闲的窦婴请出来担任大将军,率兵驻扎在荥阳,密切关注赵、齐的动向。将军们领命后,就都开始着手准备。

  刘启继位时间不长,对各诸侯国的情况不太了解。大将军窦婴对刘启说:“袁盎曾在吴国担任丞相多年,对吴国的情况很清楚,可以把他召来问问。”此时袁盎正辞官在家,接到皇帝诏令,连忙赶到宫中求见皇上。

  刘启这时正在和晁错安排军队和粮草的事情,看到袁盎求见,便问他道:“你曾在吴国为相,应该知道吴国臣子田禄伯的为人吧?现在吴、楚反叛,你的看法如何?”

  袁盎说:“陛下不值得忧虑,很快就能击败他们。”

  刘启说:“吴王开铜矿铸钱币,煮海水制食盐,到处招诱天下豪杰之士,直到头发白了才举兵作乱,像这样大的行动,他如果不做到百倍周全,能向朝廷发难吗?你凭什么说他不会有什么作为呢?”

  袁盎回答道:“吴国拥有铜矿、食盐的便利是事实,可他哪里拥有什么天下豪杰?如果吴国真的拥有天下豪杰,也只会辅佐他做正事,而不会去造反了。吴王所招纳的都是逃亡之士、无赖子弟、背着朝廷私铸铜钱的奸邪之徒。正因为这样,他们才能相互勾结而谋反。”

  站在一旁的晁错听完袁盎的话,赞许地说:“你分析得有道理。”

  刘启又问袁盎:“你认为,应该用什么样的计策对付他们?”

  袁盎凑近刘启,神秘地说:“请陛下让左右退下。”

  刘启忙命人屏退左右,但晁错没有离开。

  袁盎又说:“我要给陛下说的,做大臣的也不能知道。”

  刘启此刻急于知道袁盎的计策,也就顾不上别的了,他示意让晁错也离开。晁错见袁盎如此得神秘,连自己也不许听,觉得受到了侮辱,心里很不高兴。但皇帝开口了,他又不能不离开。晁错本来对袁盎就没有好感,这么一来,就更是感到气愤了。

  袁盎见晁错也离开了,就对刘启说:“我知道吴王、楚王经常相互通信,他们曾在信中说‘高帝封立刘氏子弟为诸侯王,并使他们拥有自己的封地,现在贼臣晁错擅自上书贬谪责罚各位诸侯,削夺他们的土地’,所以吴王、楚王联合西进,是要斩杀晁错,恢复原来的封地,然后就会罢兵。我的计策就是斩杀晁错,派遣使者赦免吴、楚等七国之罪,恢复他们原有的封地,这样就可以不必血染兵刃而结束这场混乱。”

  刘启听后,沉默良久。要杀掉自己尊敬的老师,当朝官至三公的御史大夫,刘启于心不忍。他清楚晁错是一位正直的人,他所有的奏疏都是为了大汉王朝发展得更好。可以说,晁错的心里只有国家利益而不存在任何个人私念,他极力主张的削藩之策也是为了王朝能够长治久安。但当前面临着复杂严峻的形势,的确让刘启一时拿不定主意了。

  最后,刘启叹息道:“究竟该怎么做呢?我能因为敬爱一个人而谢绝天下?”

  袁盎见刘启如此犹豫,忙解释道:“我愚蠢,出此计策,还请陛下认真考虑一下再做决定。”

  下来后,刘启任命袁盎做了太常,又封吴王刘濞兄弟的儿子德侯刘通做了宗正。袁盎的计策晁错全然不知,也不会有人去告诉他。晁错在朝廷中得罪了不少人,其刻板和直率的做事方式许多人都看不惯。在前一段时间他上书皇帝,袁盎在吴国担任丞相时收取了吴王不少的贿赂,所以他才不把吴王的所作所为如实向朝廷汇报,搞得袁盎差点儿被拘捕。晁错在朝廷上就削藩的建议遭到了窦婴的反对,两人关系也搞得十分紧张。

  前方的形势依然吃紧,几个诸侯国军队围着齐国的临淄城不断攻打,吴、楚联军正在向西推进。“清君侧,诛晁错”的呼声不绝于耳,刘启感到自己正承受着从未有过的压力。窦婴、袁盎等人不断地在刘启耳边吹风,促使他尽快决定。终于刘启下决心了,他派中尉去召晁错,骗他坐车巡行长安城东市,晁错如往常一样穿着朝服乘车来到东市。晁错根本没有想到,来到东市后,他从一名御史大夫变成一名死刑犯。中尉当众宣布完他的罪状后立即行刑,将晁错斩杀在了东市上。

  晁错的一生可谓波澜壮阔,官场上他一直很幸运,从一名小职员一路升迁到朝廷的御史大夫,进入三公之列,显赫一时。他继承了申、商的法学思想,力求变革。晁错所写的著作《言兵事疏》《守边劝农疏》《论贵粟疏》和《贤良对策》等政论文章见解深刻,切合实际,不仅在当时起到了积极的作用,而且对后世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的削藩主张对巩固维护大汉江山长治久安,是极具现实和长远历史意义的。可惜的是他不与人相和的性格和急于求成的做派,致使他成了众多诸侯和大臣的政敌。尽管晁错时刻以国家利益为重,但他在维护国家利益时,却伤害了一批大臣和诸侯王的个人或小团体的利益。他们嫉恨他、诬蔑他、陷害和诽谤他,甚至要加害他。但即便如此,他仍不为所动,依然我行我素,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对晁错的悲惨结局,连司马迁在《史记》中也由衷地感叹道:“变古乱常,不死则亡。”

  袁盎和晁错这对同样是一心一意地为大汉王朝服务的冤家,终于以袁盎的暂时胜利告一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