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分类
联系我们
文学作品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天地 > 文学作品

长篇连载历史军事题材小说《西汉开国》之八十七
来源:陕西法帮网 作者:刘杰、汤迪军

    编者的话

  律师朋友刘杰与汤迪军一起,创作了长篇历史小说《西汉开国》,已由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出版发行。可喜可贺可赞!

  该书重点记叙了大秦帝国灭亡后,群雄并起、西汉王朝建立之初的一段既腥风血雨、又充满智慧的辉煌历史。作者从这一时期到汉武帝刘彻即位70余年间众多的历史素材中,挑选精彩的篇章编著在一起,且特别记载了该时期流传的成语、名句、谚语和历史遗迹,值得一看。

  本网征得刘杰和汤迪军先生同意,自即日起连载《西汉开国》,希望对众网友有所裨益。

  该书16开,26印张,40万字,定价58元。欲购买者可与刘杰本人联系,电话18966727148。

10.jpg

  十五 天下纷乱,刘濞专断逞威风

  杀死晁错,平息众怒,吴楚退兵,天下安定,这是汉景帝刘启在听从了袁盎的计策后所期盼的局面。所以当晁错在东市被杀掉后,刘启就派袁盎和刘通去出使吴国,告知吴王刘濞君侧已清,诸侯们应即刻退兵。但刘启也没敢放松集结军队,准备应对更加复杂的局面。从前方不断传来的情报,证明了吴、楚联军正在进攻梁国。

  梁国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它处在楚国的西北部,吴楚联军要率兵西进,梁国就是朝廷中央所在地长安的第一道屏障。要顺利进军长安,必须先拿下梁国。当年,贾谊建议汉文帝将刘武调到梁国任梁王,正是基于梁国重要的战略地位,也是准确判断出刘武对朝廷的忠诚,应该说贾谊的这个建议是深谋远虑的。吴王刘濞宣布起兵,刘武不为所动。他坚持不参与诸侯叛乱,坚决站在朝廷一边,加强备战,迎击叛军。

  吴楚联军浩浩荡荡向西推进,集结的兵力达三十多万人。梁王刘武不敢有丝毫懈怠,指派他最信任的韩安国和张羽担任将军,率军在东面抵抗联军。送行时刘武跪在众位将军面前,请求他们务必拼死阻挡联军西进,保卫梁国,保卫朝廷,梁王的真诚让在场的将军们感动不已。

  前方的紧急军情报到长安,景帝召来周亚夫商议,让他马上率部出发,迎战吴楚联军。

  当时,吴楚联军正在与梁国军队交战,吴王刘濞此刻正在兴头上。袁盎和刘通赶到吴军大营后,袁盎的心中万分恐惧,现在连他自己也不敢相信,给吴王通告晁错已死,他就能轻易退兵。贸然进帐通报,说不定刘濞一时兴起,连他也给杀了。刘通见状,仗着自己是吴王的亲侄子,决定先行进去通告。他告诉吴王,皇帝下诏书了,让他跪拜接受。刘濞听说袁盎也一起来了,就笑着对刘通说:“我已经成为东帝了,还向谁跪拜!”刘通愕然,刘濞对他的神情不屑一顾,挥挥手让人带他下去休息。

  袁盎在帐外心神不定地等待着刘通的回音,过了一会儿,帐内终于出来一位身披铠甲的将军对他说:“吴王有令,请你留下来在吴国担任将军,率兵攻打梁国。”

  袁盎一听,连连摆手说:“我是皇帝派到吴国让吴王退兵的使臣,怎么可能留在这里任将军?请通告吴王接旨。”

  那位将军说:“吴王正忙,没空接旨。”说完挥下手,立刻有卫兵拥上来,将袁盎看押在营中一军帐里。

  刘濞对袁盎的才干挺欣赏,按他的脾气,对朝廷的来使早就让人拖出去斩了。但是他对袁盎手下留情,毕竟他在吴国做过几年丞相,两人相处得还不错。正因为如此,刘濞想把他留下来为自己做事,听说袁盎不愿意,就命手下把他关押起来。刘濞的想法很明确,你不愿为我做事,你也休想再回到长安去。我高兴了留你条性命,不高兴了一刀砍了你。总之,你不能为我所用,也别想活着回去帮助朝廷来对付我。刘濞命一都尉带五百士兵团团围住袁盎所在的军帐,防止他逃跑。

  袁盎身陷险境,只能感叹自己命运不济,此番非要死在刘濞手中不可。想想也觉得晦气,他借皇帝的手除掉了在朝廷的宿敌晁错,没想到自己也落到了这般田地。

  袁盎在吴国做丞相时,手下有位从史与他身边的一个婢女私通。有人将情况汇报给袁盎,他听说后没有生气,见了这位从史还同平常一样。有人告诉这位从史,丞相已知道你与婢女私通的事了,你还不逃命,从史听说后便连夜逃走。袁盎听说从史为这事逃跑了,连忙骑马追赶,追上后好言劝慰,并把这位婢女赏赐给他,继续让他待在丞相府中当从史。袁盎的大度、宽容让这位从史感激涕零,千恩万谢。

  也该袁盎有命,那天在吴军大营中率兵包围军帐的都尉,正是当年的那位从史。袁盎离开吴国后,那位从史升迁为校尉司马。如今这位司马见他的恩主被围,就想方设法要救他出去。当时是冬天,气候严寒,到了半夜士兵们又饥又冷。这位司马便令人搬来大坛的白酒让士兵们喝,很快包围袁盎的士兵们就一个个烂醉如泥了。

  司马走进了军帐,对袁盎说:“恩公可以走了,吴王明天是要杀您的。”

  袁盎正在为自己如何脱身苦思冥想,突然见到来了一位身着吴服的军官让他逃走,根本无法相信。他十分惊诧地问:“你为何放我?”

  司马说:“臣就是当年在丞相府与婢女相通的从史。”

  袁盎听司马这么一说,才恍然大悟。他推辞道:“你有父母妻儿,我不能连累你。”

  司马说:“恩公赶快走吧!您走以后我也要离开这里。家中的父母妻儿我已安顿好了,恩公不用担心。”

  说完,司马用刀将军帐远离帐门口处划了一道大口子,同袁盎一起钻出军帐。两人都没敢骑马,离开军营后,两人分别朝两个方向跑去,袁盎手持木棍跌跌撞撞地向梁国的方向去了。在分手时他们几乎没有说话,只是紧紧握着对方的手,相互点点头算是告别,他们清楚在此刻任何一点动静都将会使自己万劫不复。

  袁盎摸着黑走了有七八里路后,遇到梁国的一支骑兵队伍,他连忙上前表明身份。之后袁盎命骑兵将领速派人去长安通报吴王没有退兵的打算,请皇上派兵镇压吴楚联军,自己则随骑兵队伍一同去梁国了。

  太尉周亚夫在荥阳会集了朝廷大军后,即率兵向东北方向的昌邑(今山东省巨野县东南)挺进。周亚夫在洛阳,遇到了名闻天下的大侠剧孟。当得知剧孟没有参与吴楚叛乱时,他非常高兴地说:“吴楚联合起来反抗朝廷,却没有得到剧孟的帮助,我断定他们是成不了什么大事的。”

  剧孟是洛阳人,以行侠天下为职业。当时的游侠正是因为他们仗义疏财、打抱不平而获得人们的尊重。他们的行为虽然不完全符合当时人们普遍遵守的行为准则,但他们言必信、行必果、诺必诚,在人们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人们尊重他们,敬仰他们,甚至把他们当成做人的楷模。剧孟正是这样一位侠士,他不以商贾为资,扩大家业,而以侠义之风成为各诸侯王的贵宾。在当时有一种说法,天下骚乱,得一侠士如同得到一个敌国,可见那时在众人眼里面侠士的分量。

  朝廷大军推进到淮阳时,周亚夫同跟在身边的将领商议下一步的行动方案。一位姓邓的都尉说:“吴国兵将精锐,我军不便与其正面交战;楚国兵力少,力量弱,我军可避开吴军开到昌邑驻扎,让梁国与吴军正面交战。这样吴军必然率其精锐部队攻击梁国,我军可在昌邑驻扎后深挖沟、高筑垒,坚守不战。同时派几千精兵南下袭击淮泗口(今洪泽湖一带),切断吴军的粮草通道,使吴军因为粮草断缺而丧失战斗力。到时候全军发起攻击,吴军必然会败。”周亚夫听完后拍手称好,即刻率军抵达昌邑,命令全军加强备战,筑垒挖沟坚守阵地。他派弓高侯韩颓当率轻骑兵南下,切断吴楚联军的粮道。

  正如邓都尉所料,吴王刘濞不见朝廷军队到来,就把主力全部投入到对梁国的进攻上。此时梁国的形势万分危急,梁王刘武每天都派使者前往昌邑,请求太尉周亚夫派兵救援,但始终不见援兵的影子。刘启接到梁王的求救信后十分担心,他搞不清周亚夫不去救援的原因,就派使臣到前方军营命令周亚夫快速出兵救梁。没想到,周亚夫接到皇帝旨令后,竟对来使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使臣无奈,只好返回长安如实通报。刘启得知后万分恼怒,但前方战局吃紧,他不愿临危换将,贻误战机。他也相信太尉不出兵救梁国一定自有道理,但担心梁国危亡的忧虑却与日俱增。

  梁王刘武眼看着吴楚联军越攻越猛,心急如焚,他数次派使者去昌邑请求太尉救援都不见音信,不免对周亚夫产生了嫉恨。好在他任用的将军韩安国和张羽不负重托,率军顽强抵抗,多次击退吴楚联军的进攻,才算勉强保住了梁军的阵地。

  吴王刘濞此刻信心十足,他预测不出几日,吴楚联军就将把梁国攻下,打通西去长安的道路。

  当初发兵时,吴国大将军田禄伯曾向刘濞提出建议:“吴楚大军几十万人一起往西推进,不能凭借险隘奇道,恐怕无法快速取胜。请大王拨给我五万人马,经过淮南、长沙直插武关,与大王会合。这样可以发挥出奇制胜的作用,顺利攻下长安。”这真的是一条奇计啊!

  刘濞听了,正在琢磨,站在他身旁的公子劝谏道:“父王是以反叛朝廷为名起兵的,这样的军队不能轻易交给他人带领。如果率兵的人在中途又反叛了父王,该怎么办?何况分出一支军队单独行动,势单力薄,会遇到许多意想不到的困难,这些都是事前无法预知的。分出军队反倒是削弱了自己的实力,请父王三思。”

  刘濞听儿子这么一说,立即打消了分兵的念头,明确表态,不同意田禄伯分兵西进的建议。田禄伯听了,也无可奈何。

  在行进中,刘濞手下一位姓桓的年轻将领对他说:“我们吴国步兵多,步兵适应在地势复杂的地区作战;而朝廷军骑兵多,骑兵善于在平原地区作战。建议大王迅速向西推进,不要在乎沿途城邑的得失,快速攻占洛阳,夺取城中武库中的武器装备,占领粮草仓库,利用洛阳的有利地形号令天下各路诸侯。到那时,大军虽还没入关,但天下大势就已经基本形成了。如果大王行动迟缓,在乎沿途那些城邑,等到朝廷军队一到,攻下吴国和楚国的郊野,那样对大王是极为不利的。”

  桓将军的这一建议,刘濞很重视,召来众将领一同商议。一位老将军说:“年轻将领提出快速推进的计划是可以的,但他怎么能预见到此计划背后隐藏着的巨大隐患呢?”其他将领也纷纷表态,不同意大军快速推进,依然主张稳扎稳打,攻下梁国。众人反对,刘濞也就决定不采用他的建议了。

  刘濞不但没有采纳部将的建议,反倒更加专断起来,军中由他一人说了算,任命、封赏也由他一人拍板。一路过来,他门下的不少宾客都被分别授予将军、校尉、侯和司马等职。刘濞在吴国喜欢结交天下逃亡之士,门下也宾客众多。

  周丘是下邳人,当年也因犯事逃到吴国刘濞处,由于个人品行不好又嗜酒,刘濞不大喜欢他。这次周丘同吴楚大军一起出征,眼看着其他宾客都被任用,唯独自己什么也没得到,就去找了吴王。见到刘濞后他说:“大王,我知道自己没有才能,不能在军中任职。我今天来,不是请求大王让我带领一支军队,只是希望能得到您的一个符节,这样我一定会有收获来报答大王的。”

  对刘濞来说,周丘的这个请求不算什么,他只是搞不清在这兵荒马乱的形势下,他要符节有什么用?但是既然他开口了,就给一个,料他也不会做出什么不利吴国的事情来。

  周丘接过符节离开军营,连夜回到自己的家乡下邳。吴国反叛的消息早已传到了那里,下邳县令带领全城人在守城,担心吴军来攻。周丘进城后来到客馆,用符节召来县令。当县令一进客馆,周丘就让随从借用罪名杀死了他。然后周丘让他的兄弟们把全城的富豪官吏召来,告诉他们说:“吴王的军队很快就要到来了,他们到下邳后知道人们不顺从他,用不了一顿饭的工夫就能把全城人杀光。如果你们在吴王到来之前就投降他,那么你们的家室和财产就一定能得到保全,有才能的人还有可能被封为侯爵。何去何从,你们自己考虑。”

  这些人出去以后立即奔走相告,晓以利害,下邳人担心吴王到来屠城,全都同意投降。周丘很高兴,派人清点兵力,数量足有三万人之多,他即刻差人去通报刘濞。

  刘濞也没料到周丘仅凭一个符节就轻而易举地拥有了一支三万士兵的军队和一座城池,随即任命他为将军,率部向北攻战。周丘还的确是有点儿能耐,向北一路攻占城邑,等到率兵到达城阳时,兵力已扩展至十余万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