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分类
联系我们
法治陕西当前位置:首页 > 政法资讯 > 法治陕西

王海安快人快语 淋漓酣畅 状告安康市政府不作为代理词
来源:陕西法帮网 作者:王海安

  代  理  词

尊敬的审判长、人民陪审员、书记员:

  本案原告张纪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一条第(三)项,当事人可以委托“当事人所在社区、单位以及有关社会团体推荐的”一至二名公民“作为诉讼代理人”之规定,要求陕西省老法律工作者协会推荐我做她的代理人,为她起诉被告安康市人民政府,第三人安康市汉滨区人民政府、安康市恒口示范区(试验区)管理委员会不履行法定职责纠纷的行政诉讼提供法律帮助。陕西省老法律工作者协会为我开具了推荐函,原告与我签订了授权委托书,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委托,上述推荐函和授权委托书等手续均已经向法庭提交。

  经过开庭审理,本案基本事实已经清楚,案情一目了然,现我发表代理意见如下,供合议庭参考。

  众所周知,行政诉讼的一个重要原则就是对被告行政行为的合法性进行审查。对这一点,《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条有明确的规定,这就是:“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对行政行为是否合法进行审查。”

  那么在本案中,被告的行政行为是什么呢?原告起诉了被告什么样的行政行为呢?

  庭审查明,被告的行政行为是特殊的行政行为,即行政不作为,也就是不履行法定职责。

  一、被告无证据证明其不履行法定职责合法,原告起诉在人民法院应当受理的行政诉讼范围之内。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第二款“在起诉被告不作为的案件中,原告应当提供其在行政程序中曾经提出申请的证据材料”之规定,原告在起诉立案时就向贵院提供了向被告提出申请的证据材料,这就是:原告在2019年6月17日寄给被告的书面申请,邮寄该书面申请的编号为1047717437033的EMS单据及编号为1047717437033的EMS单据投递流水。

  这三份证据证明,原告于2019年6月17日向被告邮寄了书面申请,要求被告履行法定职责,被告于2019年6月19日收到了原告的书面申请,但至今没有做出行政行为。

  至此,原告已完成自己的举证责任,原告证据足以证明被告行政不作为确实存在。

  根据原告提供的证据,可以判明,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第一款第(六)项人民法院应当受理公民“申请行政机关履行保护人身权、财产权等合法权益的法定职责,行政机关拒绝履行或者不予答复的”行政诉讼;及该法条第二款“除前款规定外,人民法院受理法律、法规规定可以提起诉讼的其他行政案件”等规定,原告起诉被告不履行法定职责的诉讼,在人民法院应当受理的行政诉讼范围之内。

  被告和两第三人抗辩称,原告的起诉不在人民法院应当受理的行政诉讼范围之内,因该意见与本案事实及《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三条“人民法院不受理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下列事项提起的诉讼:(一)国防、外交等国家行为;(二)行政法规、规章或者行政机关制定、发布的具有普遍约束力的决定、命令;(三)行政机关对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奖惩、任免等决定;(四)法律规定由行政机关最终裁决的行政行为”之规定相悖,尤其是被告没有提供任何证据及规范性文件证明自己不应履行原告诉讼请求所涉的行政职责,故被告和两第三人抗辩均不能成立,合议庭依法应予驳回。

  另外,原告还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原告可以提供证明被诉具体行政行为违法的证据”之规定,当庭提交了被告和两第三人行政行为违法的证据。

  本代理人认为,原告提供的证据成立。

  如果合议庭认为原告提供的证据不成立,则根据上述法条的后半部分“原告提供的证据不成立的,不免除被告对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性的举证责任”之规定,还应继续责令被告和两第三人对自己行政行为的合法性举证,以证明其被诉行政行为合法。

  但是,如前所述,被告没有提交证据和证明自己不履行法定职责合法的规范性文件,第三人安康市汉滨区人民政府也没有提交证据和证明自己不履行政府信息公开法定职责合法的规范性文件,第三人安康市恒口示范区(试验区)管理委员会虽当庭提交了证据却没有提交证明自己行政行为合法的规范性文件,且其证据也无法证明自己的行政行为合法,又属逾期提交,故合议庭应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第一款“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二条和第四十三条的规定,被告对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负有举证责任,应当在收到起诉状副本之日起十日内,提供据以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全部证据和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被告不提供或者无正当理由逾期提供证据的,视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没有相应的证据”之规定,认定第三人安康市恒口示范区(试验区)管理委员会也没有证据。

  综上,对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第五十五条第三款“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必须依法行使行政职权”之规定,贵院应认定被告和两第三人没有“依法行使行政职权”。

  二、原告起诉于法有据,被告不履行法定职责铁板钉钉。

  《陕西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办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规定:“征收、征用承包地应当依法补偿。征收、征用土地前,应当将征地用途、范围、面积以及征地补偿标准、安置办法和办理征地补偿的期限等,在被征承包地所在地的乡(镇)、村予以公告,听取被征土地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承包户的意见。”

  《陕西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办法》第二十九条第一款规定:“对违法征收、征用土地或者擅自扩大征地范围以及未按时足额支付补偿费的,承包户可以拒绝交地。”

  本案所有证据均表明,“征收”原告承包地并没有按上述法条办,原告拒绝交出承包地时,遭到暴力侵害。

  正因为存在上述事实,原告才依照《陕西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办法》第三十四条“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上级行政主管部门责令其限期改正,拒不改正的,由上级行政主管部门或者所在单位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予以行政处分;给当事人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二)对有关农村土地承包的投诉、举报不及时调查处理的;……(四)其他玩忽职守、徇私舞弊、滥用职权侵害农民土地承包经营权的行为”之规定,要求被告处理。

  原告的诉讼请求一共三项,即:依法责令被告彻查原告申请书所提供的两第三人违法违纪乃至犯罪线索;依法责令被告就原告的申请书作出行政行为;依法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可见,原告要求被告处理问题的申请书与本案之诉有密切的关系。

  庭审查明,原告申请书请求被告履行法定职责处理的事项一共有四项:

  (一)依法处理汉滨区人民政府拒不履行政府信息公开法定职责的违法行为;

  (二)依法处理安康市恒口示范区(试验区)管理委员会放纵城管人员参与非法霸占原告承包地的行动并肆意殴打原告的违法违纪行为;

  (三)依法处理安康市国土资源局恒口分局放弃监管职责,听任当地黑恶势力勾结政府工作人员非法霸占原告承包地的失职行为,并对其中是否存在索贿受贿、玩忽职守、滥用职权、徇私舞弊的渎职行为进行调查处理;

  (四)依法处理在原告承包地及原告承包地周边土地上私盖乱建独栋别墅群的违法行为。

  被告辩称,原告申请书所列上述四项请求均不在其行政职责范围之内,故其可以不向原告给予答复处理。

  本代理人十分惊奇:被告如此辩解自己的不作为,是一级人民政府该说的话吗?是市一级人民政府应该采取的行政行为吗

  但是,被告既然如此为自己辩解,我们就来看看相关法律法规是怎样为其规定行政职责范围的!

  除了上述《陕西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办法》,让我们首先看看《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第五十九条,该条规定了县级以上的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行使的十项职权,也就是本案被告必须履行的法定职责,其中与原告本案之诉有关的是下列几项:

  领导所属各工作部门和下级人民政府的工作;

  改变或者撤销所属各工作部门的不适当的命令、指示和下级人民政府的不适当的决定、命令;

  管理本行政区域内的……监察……等行政工作;

  保护公民私人所有的合法财产,维护社会秩序,保障公民的人身权利、民主权利和其他权利。

  若被告因平时工作太忙没有记住《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等法律法规,那么通过今天的庭审,本代理人出于好心提醒一下,回安康去静下心来好好温习一番,如此,方能知道为什么党中央会提出“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方能知道究竟该如何对待群众希望实现全面依法治国的要求!

  其次,让我们看看原告申请书的四项请求,是否不归被告处理?

  (一)第三人安康市汉滨区人民政府拒不履行政府信息公开法定职责,是不是应由被告处理?

  庭审已经查明,第三人安康市汉滨区人民政府拒不履行政府信息公开法定职责的行为确实存在,而该行为是违法的,已经人民法院的生效判决所确认。

  让我们来看看《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中,对第三人安康市汉滨区人民政府拒不履行政府信息公开法定职责时,该如何处理的规定!

  第九条:“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有权对行政机关的政府信息公开工作进行监督,并提出批评和建议。”

  第四十七条:“政府信息公开工作主管部门应当加强对政府信息公开工作的日常指导和监督检查,对行政机关未按照要求开展政府信息公开工作的,予以督促整改或者通报批评;需要对负有责任的领导人员和直接责任人员追究责任的,依法向有权机关提出处理建议。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未按照要求主动公开政府信息或者对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不依法答复处理的,可以向政府信息公开工作主管部门提出。政府信息公开工作主管部门查证属实的,应当予以督促整改或者通报批评。”

  第五十一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在政府信息公开工作中侵犯其合法权益的,可以向上一级行政机关或者政府信息公开工作主管部门投诉、举报,也可以依法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

  第五十三条:“行政机关违反本条例的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上一级行政机关责令改正;情节严重的,对负有责任的领导人员和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一)不依法履行政府信息公开职能;(二)不及时更新公开的政府信息内容、政府信息公开指南和政府信息公开目录;(三)违反本条例规定的其他情形。”

  综上,原告该项申请的是非已经十分明白:原告要求被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等相关规定,处理第三人安康市汉滨区人民政府的违法行为,被告对原告的申请置之不理,自应承担行政不作为的法律责任。

  据此,一个不争的结论是,原告有权利向被告提交申请书,有权利要求被告做出行政行为;被告有义务接受原告的申请,有义务做出行政行为!

  (二)第三人安康市恒口示范区(试验区)管理委员会放纵城管人员参与非法霸占原告承包地的行动并肆意殴打原告,该不该被告处理?

  庭审查明,原告的承包地系合法取得,受国家法律保护;第三人安康市恒口示范区(试验区)管理委员会系被告所属的工作部门,其征收原告承包地没有合法手续,也没有履行法定程序,纯属强行霸占;为达到强行霸占原告承包地的目的,第三人安康市恒口示范区(试验区)管理委员会竟然出动大批城管人员,殴打阻止承包地被霸占的原告。

  对第三人安康市恒口示范区(试验区)管理委员会出动大批城管人员、殴打阻止承包地被霸占的原告之行为,安康市公安局恒口分局在接到原告的报案材料后,向原告出具了关于张纪存反映有关问题的书面答复,明确告知原告“此行为是政府的行政行为……政府的行政行为不属于我局管辖的职责范围”,要求原告“向有关单位反映”。

  对被告下属工作部门的工作人员实施殴打阻止承包地被霸占的原告之行为,该如何处理?国务院法制办公室秘书行政司于2005年7月8日发出的《对<关于对国家行政机关工作人员执行职务过程中的违法行为能否给予治安处罚的请示>的复函》〔国法秘函(2005)256号〕有明确的规定:“经研究,并征求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的意见,现复函如下:根据有关法律规定,行政机关工作人员在执行职务时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侵犯公民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一是承担民事责任,即承担部分或者全部的赔偿费用;二是承担行政责任,即由有关行政机关依法给予行政处分”。

  可见,安康市公安局恒口分局关于张纪存反映有关问题的书面答复中所称“不属于公安机关管辖”的话,不能说没有依据。

  事实上,原告请求被告对上述问题予以处理,不但依据了安康市公安局恒口分局的指引,也依据了安康市编办《关于恒口镇(恒口试验区、恒口示范区)管理体制职能配置机构设置和人员编制的通知》所明确的,第三人安康市恒口示范区(试验区)管理委员会为被告的“派出机构”,实行“市直管”之规定。

  被告直管的“派出机构”第三人安康市恒口示范区(试验区)管理委员会出动大批城管人员、殴打阻止承包地被霸占的原告,被告说不归自己管,能说的过去吗?

  综上,原告该项申请的是非已经十分明白:原告要求被告履行“保护公民私人所有的合法财产,维护社会秩序,保障公民的人身权利、民主权利和其他权利”的法定职责,处理第三人安康市恒口示范区(试验区)管理委员会的违法行为,被告却对原告的申请置之不理,自应承担行政不作为的法律责任。

  据此,一个不争的结论即是,原告有权利向被告提交申请书,有权利要求被告做出行政行为;被告有义务接受原告的申请,有义务做出行政行为!

  (三)安康市国土资源局恒口分局放弃监管职责,听任当地黑恶势力勾结政府工作人员非法霸占原告承包地,是否该被告处理?其中如存在索贿受贿、玩忽职守、滥用职权、徇私舞弊,被告是否该调查处理?

  《陕西省人民政府关于重点建设项目实行统一征地问题的通知》第二条规定:“省国土资源厅和地市、县级政府实施统一征地”。

  可见,统一征收包括原告承包地在内的土地作为阳安二线的拆迁安置用地,是被告的法定职责。被告委托安康市国土资源局恒口分局征收,自应对安康市国土资源局恒口分局的行为负完全责任。

  庭审查明,“征收”原告承包地的,并非安康市国土资源局恒口分局,而是第三人安康市恒口示范区(试验区)管理委员会派出的大批城管;所采取的行为不是合法“征收”,而是暴力霸占;原告承包地被“征收”后,也没有用于阳安二线的拆迁安置,而是建起了独栋别墅群。

  很明显,安康市国土资源局恒口分局放弃法定监管职责,就是被告放弃法定监管职责,加之上述暴力霸占原告承包地的性质涉黑涉恶,原告要求被告处理,被告却不处理,这叫岂有此理!

  直发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国务院各部委、各直属机构,各地区、各有关部门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严格征地拆迁管理工作切实维护群众合法权益的紧急通知》(国办发〔2010〕15号)明确要求:“要把做好征地折迁管理工作作为落实中央宏观调控政策和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的重要内容,列入近期工作的重要议事日程。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要加强对征地拆迁工作的管理和监督,切实加强对征地拆迁规模的总量调控,防止和纠正大拆大建。市、县人民政府对征地拆迁管理工作负总责,要明确政府分管负责人的责任,对出现群体性事件的,市、县人民政府主要负责人要亲临现场做好相关工作。有关部门要加强协作,密切配合,加强对各地征地拆迁工作的指导监督,联合查处典型案例,研究完善相关政策措施。”

  怎么说的?“市、县人民政府对征地拆迁管理工作负总责”!被告还能再说自己可以听任安康市国土资源局恒口分局放弃监管职责,听任当地黑恶势力勾结政府工作人员非法霸占原告承包地吗?

  除上述规范性文件外,本代理人再要敦请被告好好学习一下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

  该通知明确要求:“各有关部门要结合自身职能,主动承担好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的职责任务,依法行政、依法履职,强化重点行业、重点领域监管,防止行政不作为和乱作为,最大限度挤压黑恶势力滋生空间。各有关部门要将日常执法检查中发现的涉黑涉恶线索及时向公安机关通报,建立健全线索发现移交机制”。

  该通知还要求:“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作为一项重大政治任务,摆到工作全局突出位置,列入重要议事日程。各级党委和政府主要负责同志要勇于担当,敢于碰硬,旗帜鲜明支持扫黑除恶工作,为政法机关依法办案和有关部门依法履职、深挖彻查‘保护伞’排除阻力、提供有力保障。对涉黑涉恶问题尤其是群众反映强烈的大案要案,要有坚决的态度,无论涉及谁,都要一查到底,特别是要查清其背后的‘保护伞’,坚决依法查办,毫不含糊”。

  如“征收”原告承包地确实涉黑涉恶并存在索贿受贿、玩忽职守、滥用职权、徇私舞弊等行为,被告也敢说不归自己处理吗?

  本代理人出于良好的愿望,希望被告内部的某些人员不要成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要打掉的“伞”或者要揭开的“盖”!

  综上,原告该项申请的是非也已经十分明白:原告要求被告履行法定职责,处理安康市国土资源局恒口分局放弃监管职责,听任当地黑恶势力勾结政府工作人员非法霸占原告承包地的行为;要求被告如发现内中存在索贿受贿、玩忽职守、滥用职权、徇私舞弊,应“要勇于担当,敢于碰硬”,“坚决依法查办,毫不含糊”;被告却对原告的上述申请置之不理,自应承担行政不作为的法律责任。

  据此,一个不争的结论是,原告有权利向被告提交申请书,有权利要求被告做出行政行为;被告有义务接受原告的申请,有义务做出行政行为!

  (四)在原告承包地及原告承包地周边土地上私盖乱建独栋别墅群的违法行为,是否归被告调查处理?

  庭审查明,受被告直管和授权的“派出机构”第三人安康市恒口示范区(试验区)管理委员会,根本无视国家土地管理法律、法规规定,对征用土地方案、征地补偿安置方案,拒不以布告、公告等形式或通过新闻媒体公之于众、接受群众监督,相反却采取暴力手段强行霸占原告承包地;该非法行为得逞后,原告的承包地及承包地周边的几十亩基本农田,并没有用于阳安二线安置点建设,却被某些人在没有用地手续,没有统一建设规划,没有施工许可,没有招、拍、挂的情况下,建设了独栋别墅群。

  难道说,对名为国家重点建设项目的阳安二线拆迁安置用地,却实际摇身一变成为独栋别墅群,成为某些人谋取私利充实钱袋子之事,被告可以无动于衷?可以无视原告的申请?

  本代理人强调,原告申请被告对上述问题予以查处,法律依据是《陕西省城乡规划条例》,其相关法条如下。

  第九条:“设区的市、县(市)人民政府根据城乡统筹发展的需要,可以组织编制城乡一体化建设规划,统筹城乡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建设,促进公共资源在城乡之间均衡配置,实现城乡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的共享,促进城乡经济社会的协调发展。”

  第五十六条:“任何单位和个人都有权向城乡规划主管部门或者其他有关部门举报或者控告违反城乡规划的行为。城乡规划主管部门或者其他有关部门对举报或者控告,应当及时受理并组织核查。”

  第五十八条:“各级人民政府、城乡规划主管部门在城乡规划编制、审批、实施、管理工作中,有违反本条例规定行为的,由上级人民政府或者有关部门责令改正、通报批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行政处分。”

  实际上,对独栋别墅群该如何处理?党中央、国务院的态度一直是明确和坚决的。

  直接发给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国务院各部委、各直属机构的《国务院关于促进节约集约用地的通知》(国发〔2008〕3号)第(十五)条就明确规定:“优化住宅用地结构。合理安排住宅用地,继续停止别墅类房地产开发项目的土地供应。供应住宅用地要将最低容积率限制、单位土地面积的住房建设套数和住宅建设套型等规划条件写入土地出让合同或划拨决定书,确保不低于70%的住宅用地用于廉租房、经济适用房、限价房和90平方米以下中小套型普通商品房的建设,防止大套型商品房多占土地。”

  党中央、国务院对独栋别墅群的指示,可谓三令五申、汗牛充栋,但被告就是敢于充耳不闻,敢于不执行,敢于抗上顶牛,敢于放纵某些人建别人不敢建、也无法建的独栋别墅群。

  综上,原告该项申请的是非已经十分明白:原告要求被告履行法定职责,纠正和制止某些人在原告承包地及原告承包地周边土地上私盖乱建独栋别墅群的违法行为,被告却对原告的申请置之不理,自应承担行政不作为的法律责任。

  据此,一个不争的结论是,原告有权利向被告提交申请书,有权利要求被告做出行政行为;被告有义务接受原告的申请,有义务做出行政行为!

  三、被告和第三人的负责人缺席行政诉讼,殊为不当。

  最后,本代理人要说的是,本案是民告官案。根据党的十八大以来的规定,民告官,要见官,而本案被告和第三人的负责人均没有到庭,相反却出现了其委托的诉讼代理人。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条第三款规定:“被诉行政机关负责人应当出庭应诉。”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规定:“行政诉讼法第三条第三款规定的‘行政机关负责人’,包括行政机关的正职和副职负责人。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的,可以另行委托一至二名诉讼代理人。”

  本代理人质疑:在行政机关负责人没有出庭应诉的情况下,怎么可以“委托一至二名诉讼代理人”?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要求:“健全行政机关依法出庭应诉、支持法院受理行政案件、尊重并执行法院生效裁判的制度。完善惩戒妨碍司法机关依法行使职权、拒不执行生效裁判和决定、藐视法庭权威等违法犯罪行为的法律规定。”

  综上,被告作为市一级人民政府,无视党纪国法,无视“两学一做”,无视组织纪律和政治规矩,放任所属工作部门和下级政府违法违纪,放任所辖工作人员肆意侵犯群众利益,却视而不见,闻而不察,法庭上还说了许多这不归自己管、那也不归自己管的话。本代理人就想问:平时你们到底在管什么?

  我们希望被告将自己的职责范围,不但要向人民法院说清楚,向原告说清楚,更应该向同级人民代表大会说清楚,向陕西省人民政府和国务院说清楚,更要向党和人民说清楚!

  心存敬畏之心,方能行有所止。

  希望被告不要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要牢记“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的俗语!

  今天我们站在庄严的法庭上,规矩就是党纪国法!

  我的代理意见发表完了,谢谢!



  代理人   王海安

  2019年11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