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分类
联系我们
律师之窗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天地 > 律师之窗

二十八年是与非
来源:陕西法帮网 作者:陕西许小平律师事务所供稿

  前言:陕西许小平律师事务所创办人、陕西法帮网顾问许小平,用28年的时间为一起冤案坚持申诉,终得平反。本网获授权全文发表记叙平反经过的《二十八年是与非》,以飨网友。

 

 二十八年前:许小平无罪辩护遭受批判

 二十八年后:许小平申诉中院宣告无罪

  ——记许小平律师风雨兼程为王华州案申诉的日日夜夜

微信图片_20190612105058.jpg

  许小平律师执业38年,风雨兼程;苌弘化碧,为民湔雪;古稀之年甘当人梯帮助青年。省、市级劳动模范;西安市政府有特殊贡献专家,省职改办授予一级律师,陕西法帮网顾问。


  罗震东律师:法理知识厚实,认真审查案卷;理论分析与实践结合的典范;勤于思考、胆大心细;敢讲善辩,许小平律师的高级助理。优秀的刑事辩护青年律师。许小平律师事务所的后起之秀。


  22岁花样年华遭霜打  20个春花秋月牢狱下

  时年30岁的王华州是西安机务段的实习司机,花样年华捧着金饭碗是人人羡慕的工作。真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1990年5月5日,在劳动路电力电容厂单身宿舍发生了一起命案。一位女职工被奸杀。

  公安人员经过排查和摸底,怀疑王华州所为,将其收押审讯。

  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对王华州刑讯逼供,拳打脚踢,烟头烫,冷水淋,电棍击,毛巾塞嘴,逼他自供。强迫的录音,都是公安连日来的问话,这些“台词”让王华州背过,然后进行录音。

  公安就凭这些所谓的口供对其实施拘留、逮捕,进而移送检察院。区检察院也是走过场后移送西安市检察院。西安市检察院也是照本宣科移送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时。律师提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王华州不构成犯罪,要求宣判王华州无罪,一审判决王华州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一审宣判后王华州不服,向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在一审判决对王华州极为不利的情况下,许小平律师担任了王华州的二审辩护人,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时,许小平律师在辩护发言时义正言辞的指出该案的问题是:

  1、刑事诉讼的证明责任是司法机关,而不是被告人;

  2、怀疑被告人涉嫌的疑点,不能直接作为定案的证据;

  3、被告人在案发时没有进入现场;

  4、被告人口供的获取不符合法定程序;

  5、本案证据与案件事实之间的矛盾,未得到合理的排除;

  6、公安部(91)525号鉴定书意见为:现场提取的绿色的确良枕套和白色毛巾上无精斑反应。蓝色裤子和黑色皮鞋上均未检见血的反应。鉴定王华州衣服上没有血迹;鉴定玻璃杯的指纹不是王华州的;

  7、市公安局刑事技术(90)227号鉴定书结论:死者内裤、红花枕巾、绿枕套、白底红道、绿道毛巾三条、粉红手帕及红格手帕各一、卫生纸上未检出人精斑。死者阴道擦拭棉球上检出H型物质,未检出人精斑。现场床上提取连根毛发均为O型人毛血发。王华州上衣、蓝裤、黑色板鞋未检见人血。鉴定结论显示,死者没有被性侵,检察机关指控王华州强奸没有任何事实依据。

  最后许小平律师要求省高院宣告王华州无罪,并强烈要求立即释放。白纸上写黑字,千年文字会说话,请合议庭看一看1994年10月6日(1994)刑021号的辩护词和庭审记录!遗憾的是省高级法院没有采纳许小平律师的意见,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大墙内的日日夜夜

  自1994年11月7日宣判后,王华州被送往陕西富平监狱服刑。高墙内的牢狱生涯,度日如年,一坐就是20年零22天。他在监狱度过了7322天,听下来真可怕,一个人有几个20年呀!刑满释放直到2018年12月17日开庭共计八年时间共3104天。

  歌词中“世上只有妈妈好”,在这个案中真正体现出来了。看看儿子一天天消瘦的面颊,每次探监看看他沉默寡言的样子,妈妈总是把眼泪往肚里咽,不敢让他看见。别的家长为亲属送钱送物,而他的老妈为了让他心静下来,面对这样漫长的牢狱生活,没有送他吃的用的,而是专门送他一本《圣经》,让他有空就读,心平气和静静地面对一切,告诉他,出头之日总有一天会降临在他的身上。

  度日如年,以泪洗面

  漫长难过、度日如年的大牢生活,一坐就是20年零22天。终于在2010年6月5日,他出狱了。在监狱大门外妹妹来接他,他分不清东南西北,在妹妹的指引下,他到长途汽车站乘车回到西安。他要做的第一件事是赶快回家,拜见老爸老妈,感恩谢谢他们20年来不辞劳苦的探望儿子,没有抛弃儿子。

  一进门,王华州扑通一下跪在二老面前,泪流满面叫了一声:“爸、妈,我回来了”。老两口泪如雨下,哽咽着无声的将儿子扶起……

  王华州做的第二件事就是找当年的律师许小平,20年一切都在变迁,他没有找到。后来通过别人帮忙,在网上搜索到许小平律师的地址。他顺着网上的地址在北大街西华门凯爱大厦找到了许小平律师事务所,他一进门就喊了声“许律师”,泪流满面说不出话来。后来断断续续的说“20年前你是我的辩护律师……我出狱了……,我请求您帮我申诉,我冤枉啊……”

  无奈之举,求神拜佛、祈求福祉

  2014年4月,高新区东辛庄景新基督教堂、东关鸡市拐的八仙庵吕祖庙静坐祈祷

  2017年6月23日早上9:00成都大教堂静坐祈祷

  2018年11月18日,又一次在东辛庄景新教堂祈祷

  目的只有一个,希望他的冤情早一天能够大白天下、为其湔雪,祈求福祉。

  申诉路程更艰辛,一波三折路漫漫

  因为终审是省高院,只能先向省高院赵郭海院长提出申诉。在2010年12月6日,省高院做出了(2010)陕刑监字第79号驳回申诉通知书,不予立案再审。面对这样的司法文书,许小平并没有灰心丧气,而是开始展开全面的攻势,向全国政法委孟建柱、最高法院副院长张军、省委政法委、省高院院长赵郭海再次提出申诉、还多次向安军院长多次去信请求指令对王华州案立案再审。

  省高院安军院长指示信访办通知许小平律师,省高院已作(2010)陕刑监字第79号驳回申诉通知书,故不再立案审理,可以去北京最高人民法院申诉立案、请求再审。

  坚持进京申诉,立案难,难于上青天

  后来,王华州年年进京,年年申诉,都是无功而返,罗震东律师多次陪他进京得到的是“已经立案,准备调卷”的答复,并限制王华州进京,只能在西安中院视频接访。

  2016年12月2日,寒风凛冽,已73岁高龄的许小平律师在北京国家法官学院学习四天,他请假一个上午去最高院。北方的寒冬腊月格外的寒冷,泛着透心的凉。黑黢黢的天边刚露出一丝丝微弱的阳光,他就立即起床,早饭也没有吃,硬是在天寒地冻的北京国家法官学院大门口等了半个多小时,才搭上一辆网约车,只想早点赶到最高法院。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抽到了“L1号”票,第一个到大堂接待室,经过了一番曲折,终于在二楼16号接待室见到了接待法官。许小平说明来意,得到的还是“已经立案,正在调卷”的回复,让耐心等待。不管是真是假,总是听到了安慰的声音。

  2017年2月23日,罗震东律师再次带王华州第三次进京到最高法院接待室,询问案件进展情况。最后竟然得到一条令人心寒的内幕消息“没有给你们立案,也没有调卷”。好心的女法官劝道,巡回法庭已经挂牌办公,快点回西安在六庭立案。

  回想起来六年了,最高法院竟欺骗了我们六年,算是白等了,耗费了六年的时间。但为了王华州的案件尽快立案,只能忍气吞声。2017年3月15日,许小平律师又冒着春雨带着助手罗震东律师和王华州到最高院第六巡回法庭立案大厅,最终顺利立案。

  意外的消息,令人振奋

  2017年5月25日意外接到最高院第六巡回法庭王法官电话,要求许小平律师5月26日下午2点到六庭报到,有事通知。许小平按时到法庭见到了最高院第六巡回法庭的王法官。

  据王法官告知,他们已去市中院调卷,没有下落,后又到省高院调卷,省高院告知王法官,王华州案卷正在省高院立案审查,不久就有结果。所以今天请律师来六庭办理撤诉手续,等省高院出结果后,如果满意,就不要来了,如果对结果不满意,仍然还可以再来第六巡回法庭立案申诉。

  许小平律师当时对撤诉顾虑重重,为此案努力了六年,怎么又要撤诉?王法官看出来了,并一再强调,一个案件不能跨两个法院,以后还可以再来立案。许小平律师答应了六庭的要求,并表示回去和王华州商议后第二天决定撤诉问题。

  撤诉的要求是意外的,却知道了省高院开始了对王华州案的审查,这个消息是振奋人心的。为此,王法官特意把省高院王庭长的电话号码给了许小平律师。

  2017年5月27日上午9点,王华州按时到许小平律师办公室,听了第六巡回法庭的要求,他也顾虑重重。为此案努力了六年,怎么又要撤诉呢?许律师向他说明情况后,他欣然同意撤诉。许律师立即起草撤诉申请交付打印,让王华州签名捺指印,并反复告诉他一定要在当天下午2点赶到第六巡回法庭。下午2点,向来办事认真负责的许小平律师又落实了一次,王法官高兴的说:“材料送到了”。

  下班前的几分钟交谈,大快人心

  2017年5月27日下午,许小平给省高院刑一庭王庭长打电话,没有人接,怕出意外,又多次拨打这个电话,还是没有人接,想不会下班吧,省高院的工作纪律相当严格的。

  就在离开办公的前几分钟,电话铃响了,一问才知道是省高院的王庭长回拨的电话。许小平律师十分高兴的把六庭的安排给王庭长说了一遍,王庭长说:“我们已经开始了阅卷审查,六庭坚持先由我们进行审查,你向王华州作工作,让他不要着急,很快就会有结果,因为要开会研究,听听其他法官的意见,估计六月份会有结果的”。听到王庭长这一番话,许小平律师心里比往常高兴的多,真是激动将有结果,真是感动法官给传递了这条振奋人心的信息。

  七年盼雨露,王华州第一次被法官约见

  2017年7月3日上午9时,法官在20年后第一次询问王华州的案情,包括王华州当日的活动路线、在案发时的行踪、口供提取过程等。王华州皆一一如实做了回答

  当日,陕西高院刑一庭王庭长约见罗震东律师并和他谈话后,允许他调阅王华州卷宗,罗律师翻开卷宗,看到了20年前触目惊心的情景。一宗疑案,迷雾重重。

  一、访问笔录中有人提到案发时在楼道遇到一位陌生人,是穿西装皮鞋的年轻小伙,是案件嫌疑人还是巧合?

  二、死者宿舍桌上有两杯倒满的水,开水瓶倒完水后尚未盖上,玻璃杯上的指纹到底是谁所留?

  三、死者身旁留下一片茶色眼镜片、一个工作证和一串钥匙,是何人所有?从案卷中可看到,本案有他人作案的重大嫌疑。如果王华州一直蒙冤,就是在放纵真凶,任其逍遥法外!

  四、王华州供述,当时捡起地上半块砖击打死者头部,但现场勘验显示,一块砖断成两截,且上面皆有血迹,应该是整块砖在击打的过程中断成两截。二者岂不矛盾?

  五、王华州供述,用砖砸了死者头部后脚绊到地上电炉线,为了灭口,随即就用电炉线绕在死者脖子上。案发时间为1990年5月5日,此时已为夏天,天气炎热,根本不会有人在此时在房子中间放电炉使用。岂不严重违反生活常识?

  六、王华州供述,将电炉线在死者脖子上系成死结后,对死者实行了强奸行为,并且有射精行为。但是,市公安局刑事技术鉴定报告显示,死者阴道擦拭棉球上检出H型物质,未检出人精斑。岂不荒唐?

  七、王华州供述,强奸死者后,抓起一件棉织品,在死者阴部擦了一把后扔到床下。但是,鉴定结论显示,没有任何物品上有人的精斑反应。到底谁假谁真?

  八、王华州供述,杀人后回家换下衣服,第二天又接着穿上,当时衬衣上有明显的血迹,但没有发现。既然都没有发现衬衣上有血迹,为什么杀人后要换衣服?换了衣服后第二天又换回去接着穿,而且是接着穿上有血迹的衬衣,逻辑上讲的通吗?

  九、西安市公安局(90)公刑技法物第227号刑事科学技术鉴定书结果第四项为:送检王华州白底兰道上衣、兰裤、黑色板鞋上未检见人血。

  十、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91)公刑鉴字第525号刑事科学技术鉴定书,检验意见为:现场提取的绿色涤确凉枕套和白色毛巾手帕上无精斑反应;嫌疑人王华州的兰色裤子和黑色皮鞋上均未检见有血的反应。

  鉴定部门的鉴定意见白纸上的黑字一清二楚,也都明确记载王华州上衣、下裤、鞋面上没有血迹,充分说明王华州根本就没有到过案发现场。一个连案发现场都没有进过的人何以成为杀人凶手呢?省、市法院对这两份鉴定结论都没有看见过吗?

  律师向法官去信说“后事”,万水千山总关情

  许小平律师给王庭长的信中说:“此案明显是一件冤案,虽然申诉曾被陕西高院驳回,但是我还是恳请贵院秉着疑罪从无的原则和无罪推定的精神对此案进行调卷复查,请贵院依据《刑事诉讼法》第243条规定对本案提起再审,苌弘化碧,为王华州湔雪。如果我走了,我将委托我的助手优秀青年刑辩律师罗震东继续关注此案,直到有了结果,我才能闭目长眠于西天。衷心感谢王庭长。”

  王华州案从1990年至今27年了,许小平律师跟着案子走过了27年,青丝变成白发,岁月沧桑全在脸上。现在他已是花甲之人,希望有生之年见到结果。王法官告诉许小平律师说,2017年6月份可以出结果,六月又没有下文,七月八月一月一月的熬过,直到2018年5月,真是度日如年呀!

  经过辩护律师向主办法官递交书面的申诉意见书陈述意见并14次与法官电话沟通后,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采纳了律师意见,于2017年10月24日做出了(2017)陕刑申1号再审决定书:“认为本案认定王华州故意杀人犯罪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证明案件事实的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矛盾,决定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再审。”

  接下来的时间里,许律师又进入再审程序的繁忙工作和焦急等待中……

  许律师病中持续关注 案件再度推进

  2017年底,由于长年的劳累,74岁的许小平律师生病到广州住院治疗。

  治疗期间,许律师时刻不忘关注案情,曾2次与陕西省高院主办王华州案的王庭长电话联系,询问案件进展,并时刻交代助理律师罗震东不断的注意案情进展,完善再审阶段律师的辩护工作。2018年4月17日,许小平律师再次住院接受手术治疗,住院期间还不断催促罗律师和高院联系。

  在与主办法官电话沟通7次、当面谈话3次后,2018年5月5日,主办法官通知辩护律师,本案将按照二审程序审理,不再开庭,辩护律师可提交书面的辩护意见。许律师当即拿出早已准备妥当的辩护意见,再度仔细核查校对,在下班前最终确定了辩护意见,并签名盖章,安排第二天上午务必按时递交陕西省高院。

  2018年5月6日上午9点,罗律师如约来到陕西高院诉讼服务大厅一楼。联系上法官,递交了辩护意见。

  在得知辩护意见已经呈送法官后,许律师终于松了一口气说,咱们耐心等待吧,一定做好再审的辩护工作。

  2018年6月21日,省高院通知领法律文书,等拿回一看,犹如一盆冷水泼在许律师的头上。原来想看到省高院的无罪判决,万万没想到竟是一纸发回西安中原重审的裁定。自2018年5月份以来,有六个省的高院,对再审案件直接开庭审理即时宣判无罪,兄弟省级高院是乘着法治的高铁一路高速前行。我们陕西高院还是乘坐绿皮火车慢腾腾吃力的驶向前方。

  从庚午马年……,最后到戊戌狗年,妈妈盼了28年,儿子等了28年,律师求了28年,这一天终于来到。虽然是迟到的正义,终于还是来到了人间,上帝的阳光照亮了他们全家。本想是一份判决,万万没有想到是一纸裁定。许小平律师意识到又是一个无法预见的审限,他又两次和市中院刑一庭的常鹏法官联系,得到的只能是耐心等待,各方都在紧张的准备中,开庭前一定通知你们律师。

  接下来是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两次通知开庭时间,两次被撤销,不知何故。终于常鹏法官通知许小平2018年12月17日在市中级法院4号法庭开庭审理王华州申诉案。并要求通知王华州出庭。经过两个小时的审理,由于案情重大,要上报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后,择日宣判。

  尘埃落定 宣告无罪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2019年3月22日,西安中院常鹏法官电话通知许小平律师领判决。

  领到判决后,许小平律师迫不及待的看了起来。当看到无罪判决时,悬了二十八年的心终于放下来了。

  面对着他二十八年前就判定并期待的结果,他内心毫无波澜, 没有一丝丝拨开乌云见日月的欣喜,反而对这迟迟盼来的正义充满焦虑。看着判决文书,他仅仅是长舒了一口气,淡淡到说到:“今天终于尘埃落定,我为王华州煎雪了,希望能够告慰他已故父亲的在天之灵。”

  一桩悬了二十八年的冤案在许小平律师不忘初心、不屈不挠的反复申诉下真相大白,得以昭雪,二十八年的是与非也终于盖棺定论,让正义的阳光洒进了百姓的心田。

  案件有结束的时候,但是,追求法律公平正义的道路永无止境,需要我们既有攀登顶峰的决心,又要有披荆斩棘,不计得失的勇气,真可谓路漫漫其修远兮……。

  许小平律师契而不舍、为民请命的精神仍将在律师队伍中发扬光大,鼓舞着每一个心存百姓的法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