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分类
联系我们
法律茶座当前位置:首页 > 法治在线 > 法律茶座

职业索赔:寄生在法律上的营生者
来源:笔花香泛书案月 作者:李云强

  消费者因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受到损害的,可以向经营者要求赔偿损失,也可以向生产者要求赔偿损失。接到消费者赔偿要求的生产经营者,应当实行首负责任制,先行赔付,不得推诿;属于生产者责任的,经营者赔偿后有权向生产者追偿;属于经营者责任的,生产者赔偿后有权向经营者追偿。

  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经营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除要求赔偿损失外,还可以向生产者或者经营者要求支付价款十倍或者损失三倍的赔偿金;增加赔偿的金额不足一千元的,为一千元。但是,食品的标签、说明书存在不影响食品安全且不会对消费者造成误导的瑕疵的除外。

  《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第148条

  “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其中一层意思就是,饥饿思饮食,吃饱是人类最大最基本的需要和本能欲望。而这些年,国人对食品存在的种种不安全问题,也是诟病甚多。国家不管是从刑事惩罚,还是行政管理,或民事赔偿上,为解决食品存在的各种问题,可谓三管齐下。赋予食品消费者惩罚性赔偿请求权,一方面是为了对消费者进行精神上安抚,一方面通过民事惩罚性赔偿,实现对行政监管不力的补充。

  从最高人民法院2013年发布了第23号指导案例来看,是支持“知假买假”进行惩罚性赔偿诉求的。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在(2019)鲁02民终263号民事判决书里认为,判断消费者的标准,不是以购买主体的主观状态,而是以标的物的性质为标准;根据现有法律,无法给职业打假者下定义。从社会公共利益来看,认为打假是好事不是坏事。并认为,打假还有利于落实惩罚欺诈消费者行为的法律、保护食品安全的法律。

  法律对民事十倍惩罚性赔偿的规定,本意是通过社会力量,加强生产者的经营成本,实现食品安全与优胜劣汰,但是,这一良好规定,却为社会中为一些人通过这条规定,实现寄生性谋利提供了法律依据。但从《食品安全法》第148条规定来看,要获得赔偿,有几个条件,满足了这几个条件,惩罚性赔偿请求权才可能获得法律的支持,笔者予以简析:

  1、必须是非生产性,非经营性消费者。

  对于“消费者”范围,最高法院对《中国消费者报》采访时,则持宽松解释,谨慎限制的态度:“消费者是一个相对的概念,消费者是相对于生产者,销售者而言的,凡是与生产者,经营者进行的交易,从他们手中购买商品,除非自身也是经营者外,应被看作生活消费,其身份应当被认定为消费者”。应该只限于生活消费,不包括生产性,经营性消费,至于消费者这个主体是否包括法人,非法人以及社会团体和其他组织。法律法规目前并未统一规定,留待司法。

  2、必须造成实质性损害

  有损害才有赔偿,这是民法填补原则的基本要求。食品也一样,法律保护的是现实生活中客观存在的利益,并且这种利益具有法律予以保护的正当性。对食品安全法的理解。对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可区分为形式上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与实质上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对《食品安全法》的规范,可区分为管理上禁止性规范与侵权上禁止性规范,或者行政管理处罚性规范与民事裁判赔偿性规范。《食品安全法》第148条规定的“惩罚性赔偿”构成要件为产品具有实际危害,即在实质上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因此“食品具有实质危害”是适用《食品安全法》第148条“惩罚性赔偿”的前提条件。如果食品对一个消费者没造成实质性损害,那么惩罚性赔偿也就无法律依据。

  3、标签瑕疵与质量系不同概念

  食品外包装因标签,说明书等外在形式不符合法律要求的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与不安全食品是两个不同概念。前者只是形式上不符合安全食品标准,后者是实质上的食品本身存在质量问题,不安全。因此三无食品未必都是不安全食品,其存在的仅仅是《食品安全法》第148条第2款但书所指的标签瑕疵。按照本条规定,经营只是标签瑕疵的食品,消费者难以获得增加性或惩罚性赔偿的法律支持。

  4、职业打假与职业索赔,都不是真正消费者,但应予以区分

  打假的目的可能为了获利,任何人诉讼都是为了利益,谁也不是纯粹为了体验诉讼程序而到法院来走一遭的,民事诉讼如此,行政诉讼、刑事诉讼也是如此。利益分为合法利益和非法利益,法院保护的是合法利益,否定的是非法利益。制假、售假获取的是非法利益,从形式看,打假获取的是合法利益。

  笔者认为,“职业打假”与职业索赔是两个概念,在一定程度上来说,有的职业索赔并非“打假”而是“打标”。这里的“打标”,有两层意思:一是“打标签”,二是“打标准”。可见,所谓的“职业打假”,实为以“打标”为内容及特征的文字游戏。这是一种典型的理由法律规定,“寄生在法律条文”上谋取利益的一种营生,这种营生完全违背了消费者的定义和概念。法律并不保护仅仅依赖法律条文上的文字所表达的可臆想利益,这种利益属于“寄生在法条上的利益”,并不是实际发生的因交易引起的利益,不具有需要用法律保护的正当性。如果,我们的法律是用来保护这种“寄生利益”,那么如此法律就变成了“制造纠纷的法律”。

  另外也要看到,一部分人“职业打假”与现实情况不符,容易误导公众。较为中性的说法,应当称为“职业索赔”;因为,在“索赔”中,既存在有理索赔,又存在无理索赔。对“职业索赔案件”,应当严格适用法律,避免滑向先入为主的观念式审判,走向形式主义。

  法律的生命力在于实施,法律条文就是通过一件一件的案件逐步得以落实的,没有案件就没有法律规定的落实与社会效果。因而,在事实认定上,需要辩析“打标”与“打假”的区别;在法律适用上,需要辩析违约责任与十倍赔偿责任的区别。严格适用法律,区分各种关系,方可避免法律走向形式主义和滑向道德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