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分类
联系我们
法律茶座当前位置:首页 > 法治在线 > 法律茶座

“独立”并有利于当事人,是刑辩律师“为善去恶”的立身之本
来源:陕西耿民律师事务所 作者:耿民

  在一次研讨会上,全国律协刑委会委员、陕西耿民律师事务所民律师根据新的《律师办理刑事案件规范》第五条,说律师有利于当事人的“独立”,是指辩护要依法有利于当事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并要独立于当事人之外的所有的人。有同事问:这会不会就是那种“一切听从于当事人,惟其马首是瞻?”看来,如何看律师“独立”辩护,涉及到了对“刑辩”质的认识,涉及到了从制度设计上对“独立辩护”的理解。

  众所周知:价值追求决定思维方向,思维方向决定认知结果。控、辩、审三方互动,是现代刑事司法制度运作的基本形态。而控辩平衡,才是一条避免、减少冤假错案铁的规律。律师受托作为辩护职能的承担者,虽然不能像警察、检察官、法官那样代表国家行使公权,但他至少是国家刑事诉讼中一方不能缺少的参与者。对于警察、检察官、法官,虽然法律也规定了其应该全面、客观地搜集和运用证据,并要求其依照法定程序行使各自的权力。但要知道,诉讼中他们作为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行使侦查、起诉和审判权的权力主体,也有其各自的诉讼利益和其行使权力的局限性的,这就需要代表私权利的辩方来加以补充、监督和制衡。

  对辩护律师,虽然也有“三个维护”的要求,但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合法权益,是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和维护公平正义的前提和基础。维护后者,要通过维护前者来体现。所以,辩护人无法替代的本分,就是不偏不倚,依法“独立”履行辩护职责。因此,《律师办理刑事案件规范》第五条说的律师有利于当事人的“独立”,是指要依法有利于当事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并要独立于当事人之外的所有的人,包括行使公权力的警察、检察官、法官,也包括在辩护意见不一致时,要独立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亲属和朋友。这就是辩护律师在角色上,和司法人员以及任何社会第三方的区别。

  辩护律师作为国家司法活动的参与者,当然也有其自身的诉讼利益,难免也会受到来自上方公权方面的影响。因此,做到“濯清涟而不妖”,应是其保持“独立”的应有之意。

  “法乃善良与公正之术”。“独立”辩护,意味着要做到:不为假象所困扰,不为权势所屈服,不被财色所诱惑。辩护做到在法律的框架内最大限度地有利于当事人,这乃辩护律师使命使然。相反,不仅会构成违约,而且也是有悖于法治精神的。

  至于当事人无奈“认罪”,而律师则作无罪辩护,这仅仅属于一种辩护策略,其实质仍不是真的要独立于当事人。辩护中,如果出现当事人无奈“认罪”,而律师要作无罪辩护这种情形,我认为,既然只是策略,至少就应在开庭前的会见中,向当事人充分释明,达成一致,做好笔录。以与违背当事人意愿的“独立”相区别。

  因此,辩护中补充、监督和制衡公权,就是“为善”。

  “独立”的另一层含义,即有利于当事人,其实是设有“底线”的(在法律的框架内)。因为辩护中,律师的服务对象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这些当事人中尽管难免会有一些无辜者(包括一些好人被冤),但他们整体上是一个与犯罪活动有着密切关联的群体。

  犯罪是社会之恶,但人性本来就存在着善与恶的两面性。惩恶扬善,要通过科学的司法机制来实现。因此,我认为,律师以辩护人身份参与诉讼,其实就是在当事人身上寻找和发现“善”的亮点。辩护的过程,就是在诉讼中不断“恶中觅善”,帮助法官做到最大限度的发现事实真相。做到轻罪不重判,无罪不枉判,有罪依法判。因此,那些失去“底线”,把“有利于当事人”,理解为惟其马首是瞻,甚至与犯罪活动沆瀣一气,是对辩护崇高信誉的歪曲和亵渎。

  所以,“有利于当事人”,是指依法有理有据的履行辩护职责,并不是在金钱利益的驱动下一切听从于当事人,甚至不惜用违法的方法,为犯罪行为去开脱。

  如果遇见在事实证据面前,仍无理坚持无罪辩解的当事人,策略上,律师可以“剑走偏锋” ——避开去从程序上或同时存在的减轻(从轻)方面寻找依据。如果委托人无故坚持一定要求作无罪辩护,经协商达不成一致时,应考虑解除委托,终止辩护。

  因此,辩护中保持气节,守护“底线”,就是“去恶”。

  “为善去恶”,是明代思想家王阳明“龙场悟道”后,在为人处世方面创立的方法论。辩护“为善去恶”,要求刑事律师做到:迎风而上无畏惧,恪尽职守不玷污,这应是律师的立身之本。要维护辩护事业的崇高信誉,律师就要有莲“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的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