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分类
联系我们
法治陕西当前位置:首页 > 政法资讯 > 法治陕西

一面迟到的锦旗
来源:陕西法帮网 作者:

  ——陕西省宜君县人民法院执行局“为民办实事”受称赞

  2021年7月19日,受陕西省镇安县吴永娥女士的委托,陕西法帮网荣誉总编王海安将一面写有“足智多谋善决断,去伪存真求公正”字样的锦旗,亲自送到了陕西省宜君县人民法院执行局法官的手中。

  对宜君县人民法院而言,这是一面迟到近半年的锦旗,但也是该院执行局在政法系统教育整顿期间“为民办实事”收获的又一丰硕成果。

  早在2021年的2月2日,吴永娥即感动于该院执行法官对执行案件条分缕析的深透、对被执行人财产线索的穷追不舍,挑选了一家制作工艺精湛的店面,将这面锦旗做好,待准备送出时,却因为该执行案一波三折而不得不暂时存起来。直到前不久,被拖欠的劳务费及逾期加倍利息全部拿到后,才委托王海安将这面锦旗送给该院的执行法官。

  要说此案,需追溯到2018年。为讨要自己被拖欠的劳务费,几经周折,吴永娥才终于在2020年年初,将某劳务公司和宜君县的李某起诉至宜君县人民法院。在该院的主持下,2020年3月30日,三方达成调解协议,约定李某于2020年6月30日前给付吴永娥270000元;某劳务公司配合李某与案外人某路桥公司结算后,将剩余所欠李某的款项直接给付吴永娥;案件受理费5605元,减半收取2802.50元,由李某负担;保全费1870元,由李某负担。

  三方调解协议达成后,该院制作了民事调解书,当即送达各方。

  但,2020年6月30日已过,李某没有按约定向吴永娥给付分文。原来,某劳务公司配合李某与案外人某路桥公司结算的过程并不顺利,李某遂向延安市宝塔区人民法院提起了讨要工程款的民事诉讼,将某劳务公司与某路桥公司等列为共同被告。所以,虽然调解书约定的给付日期到了,但李某提起的民事诉讼尚在进行之中。

  吴永娥却等不及了——她欠的外债太多,债主听说她的案子有了结果,误以为她马上就可以拿到劳务费,遂三天两头登门要她还款——吴永娥不堪其扰,不得不向该院申请强制执行。该院立案后却发现,某劳务公司和李某均无财产可供执行。该院执行法官听说李某在宝塔区人民法院有诉讼,便去宝塔区人民法院了解情况,发现某路桥公司在庭审中承认与李某的工程款并没有清结,当庭表示愿以30万元的金额与李某调解结案。执行法官便十分果断地制作了裁定,将某路桥公司账户存款288851.25元直接划扣至法院账户,准备向吴永娥发放。某路桥公司不服,认为本案“债务未明确,债务未到期”,向该院提出执行异议,被该院驳回。某路桥公司又向铜川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执行复议,认为自己并非本案的利害关系人,要求宜君县人民法院将划扣的288851.25元即刻退还。铜川市中级人民法院支持了某路桥公司的执行复议。这下,宜君县人民法院执行局的法官感到了空前的压力——难道自己办了错案?吴永娥的强制执行申请该怎么办?

  就在此时,他们又打听到某劳务公司、李某与某路桥公司等已经达成和解。按这个和解协议,吴永娥被拖欠的劳务费及逾期加倍利息等项,均在某路桥公司的账面上。宜君县人民法院的执行法官十分兴奋,迅速赶到某路桥公司,十分严肃地告诉某路桥公司的负责人,这笔钱必须划转到法院账户,由人民法院向吴永娥给付,谁也不准插手!慑于法律的威力,某路桥公司这次没有提出异议,按照执行法官规定的日期将逾期加倍利息计算后的291210元划到了宜君县人民法院的账户。2021年6月21日,吴永娥终于拿到了自己血汗钱,不由得流下了热泪。已经心力憔悴的她,最懂得这笔姗姗来迟的劳务费在路上经历的惊涛骇浪,十分感谢宜君县人民法院执行法官为此付出的种种努力,再三叮嘱王海安一定要把这面锦旗送给该院的执行法官,以表达自己的一份心意!

  当王海安代表吴永娥,再三感谢宜君县人民法院执行局的法官在“为民办实事”活动中以自己的智慧和果断拿下一个硬骨头时,该院执行法官诚恳地回应,激浊扬清,勇担使命,是我们执行工作的常态,以后我们要把“为民办实事”做得更好。

  下图:王海安(中)受吴永娥委托向宜君县人民法院执行法官赠送锦旗

微信图片_2021072216573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