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分类
联系我们
律师之窗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天地 > 律师之窗

一起“套路贷”刑事案件的两点思考
来源:谭淼律师刑辩心法 作者:谭淼

  “套路贷”犯罪是2018年至2020年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重点打击对象。为了准确打击“套路贷”活动,就应当根据相关司法解释来仔细辨析“套路贷”与高利贷的本质区别。本文仅就如何理解“套路贷”与高利贷的区别,以及办理“套路贷”型诈骗案所面临的特殊问题提出自己的浅见,请教于方家。

  一、“套路贷”与高利贷的异同

  民间借贷是一个复杂的社会现象,更是一个复杂的法律问题。何为高利贷,何为“套路贷”,是一个法律定性问题,需要司法解释加以界定。

  为了进一步规范民间借贷行为,2015年6月23日最高人民法院颁布了《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5〕18号,已被修改[1]);2018年8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又颁布了《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民间借贷案件的通知》(法发〔2018〕215号)。这些民事司法解释为准确界定民间借贷中的高利贷行为提供了依据。而2019年4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颁布的《关于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法发〔2019〕11号)则明确界定了“套路贷”犯罪行为,并明确规定,“套路贷”犯罪一般以诈骗罪定罪处罚。

  根据上述民事和刑事司法解释,我们对“套路贷”和高利贷有了如下认识。

  1.高利贷体现了出借人与借款人双方的意思自治,借款行为本身及法定幅度内的利息是受法律保护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5〕18号),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即高利贷本金及法定利息受法律保护,超过法定的高额利息部分不受法律保护。

  2.“套路贷”本质上属于违法犯罪行为,故借款本金和利息均不受法律保护,因为本金是其犯罪工具,应予以没收,而利息作为违法所得则应予以追缴。

  本文尝试用表格形式来说明两者的区别。

微信图片_20220112181826_副本.png

  该表格能够清楚地表明,民间借贷一旦被认定为“套路贷”,就意味着借贷双方约定的利息的合法性被全盘否定了,无论是法定的最高利率以内的利息部分,还是超出法定最高利率部分的高利息部分,均属于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范围。

  从定性的角度仔细辨析两个相近的法律概念,是区分罪与非罪,此罪与彼罪的重要方法,自然也是重要的辩护方法。辨析两个相近的法律概念的办法,不妨采用同样的逻辑结构来加以分析。如上图所示,首先从本金和利息这样的逻辑框架来分析高利贷和套路贷;然后进一步将利息又区分为合法部分和非法部分。通过这两个步骤,高利贷与套路贷的异同就一清二楚了,结论就是套路贷的利息全部是非法的,均不予保护,而高利贷法定最高利率以内的利息是合法有效的,受到法律保护。

  二、将套路贷认定为诈骗罪必须严格区分本金和利息

  笔者曾经在山东省潍坊市办理过一起涉黑案件,该起涉黑案件的主要行为模式就是放高利贷,这一行为被司法机关认定为诈骗罪。起诉意见书明确区分了本金和利息,而起诉书不再明确区分这两个法律概念。具体而言,即该案起诉意见书[2]中使用了“实际收回本金”和“实际收回利息”这两个概念。而起诉书[3]则将本金和利息混为一谈,使用了“可能收回金额”这一模糊概念。而“可能收回金额”这个概念还是与本金和利息有着割不断理还乱的内在联系。

  我的辩护观点是,起诉书指控套路贷行为人曹某某犯有诈骗罪,是指其非法占有“他人”财产,而本案中“他人”的财产具体体现形式,就是“利息”,换言之,就是指控行为人以“利息”的形式非法占有“他人”财产。因此,起诉书指控曹某某犯有诈骗罪,就有必要严格区分本金和利息这两个重要的法律概念。

  一旦法院最终认定曹某某犯有诈骗罪,作为犯罪后果,本金和利息均要交由办案机关处置,因为本金是“套路贷”的犯罪工具,而“利息”则是诈骗罪的违法所得。但无论如何,公诉机关在指控犯罪的环节,是绝不应该将结果与原因混为一谈的,否则既无法对行为是否构成诈骗罪作出定性分析,也无法对诈骗数额作出定量分析。在本案中,起诉书恰好犯了倒果为因的逻辑错误,公诉机关实际上行使了审判机关的定罪权,起诉书实质上起到了定罪的作用。

  在本案中,我并未与公诉机关纠缠于起诉书认定的本金和利息金额的准确性,而是另辟蹊径,从宏观上讨论公诉机关不区分本金和利息的定罪逻辑是否正确,明确指出这种指控方式犯了倒果为因的逻辑错误。这是我通过细心比较《起诉意见书》与《起诉书》的每一个细微变化才发现的。起诉书的用语变化,说明公诉机关已经注意到了这个重大问题,只是无法自圆其说而已。不过,真正的问题终归是无法掩盖的。

  三、小结

  常言道,细节决定命运。这一句话只是说明了“知其然”,而未说明“知其所以然”。并非任何一个细节都能够决定命运,而只有个别的关键细节才能够决定命运。为何此细节能够决定命运,而彼细节又不能决定命运?能够决定命运的那个关键细节背后究竟蕴藏着什么力量?笔者以为,那是逻辑的力量——逻辑有千钧之力。一个事物固然有无数个细节,而逻辑则只能是一个,正是这个一以贯之的逻辑才是那个决定命运的力量。

  事实问题和法律问题本是一体两面,两者并不存在不可逾越的鸿沟,因此事实之辩与法律之辩应该有机结合。如果事实之辩纠缠于细节,很可能失去方向感。本案辩护工作的新意,在于将事实问题尽可能加以抽象化,逐渐上升为法律问题,使事实之辩抽象化、法律化,避免在事实问题上纠缠不休。

  在刑事案件中,所谓细节,其实只不过是事实问题的代名词,而逻辑则是法律问题的代名词。事实问题是个性问题,而法律问题则是共性问题。解决了一个法律问题,就等于解决了这一类问题,其社会影响力自然更为广泛。

  正确处理事实问题和法律问题,需要我们充分运用抽象思维能力。所谓抽象,就是在思维中舍弃具象,从个别走向一般,从特殊走向普遍。这是一个将感觉知觉中表象的东西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思维加工过程。

  抽象与具体并不相互排斥。正如李瑞环同志在《学哲学用哲学》一书中提出的一个观点,即“讲原则而不空洞,讲具体而不琐碎”。抽象只不过是尽可能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的过程,是一个不断接近事物本质的过程。抽象的目的,本就是提炼出一类事物的本质。当然,抽象和抽象化是两回事,抽象化是一种病态或者不合理的抽象,而合理的、科学的抽象则是力求超越事物个别的、本身的、表层的东西,而把它普遍的、共同的、深层的东西,把它提炼出来形成概念、范畴,这是哲学抽象的特点[4]。因此,透过现象看本质,通过细节把握逻辑,是一个重要的刑辩方法,需要我们不断训练这种抽象思维能力。

  [1]该司法解释已被法释〔2020〕6号、法释〔2020〕17号修改,本文发布时法定利率红线为“合同成立时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四倍”。因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期间办案机关依照法释〔2015〕18号认定利率红线为36%,故本文沿用该标准进行论述。

  [2]该案起诉意见书案号:潍公刑诉字〔2018〕001号。

  [3]该案起诉书案号:潍检公一刑诉字〔2018〕58号。该案一审判决书案号:(2018)鲁07刑初72号刑事判决书。

  [4]李德顺主编:《走近哲学--练就发现的眼睛》,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23页。